【網上論壇】性解放教育就可防範性侵? (香港性文化學會)

更新時間 (HKT): 2017.05.17 17:00
家人往往擔心自己的子女夜歸而會對他們作出善意的提醒。
(資料圖片)

近年有種奇怪的論述,每當有家長教師或官員呼籲女性避免夜歸、避免穿着暴露,就會被批評這是指責被性侵受害人(blame the victim)。正如黃子悅於《蘋果日報》〈香港性別教育的敗筆〉中提到:「明明是強姦犯的錯,何解會說成受害人要負上部份責任?」這種教女性保護自己的方法,只是「斬腳趾避沙蟲」。

又指責學校性教育保守:「例如,在談及強姦案,學校的教育只會歸咎於女生夜歸、衣着暴露;談及藝人的裸照、私生活的事件,也只會指摘事主不檢點,而非傳媒的操守、名人的私隱等源頭問題。」又「例如對女性守貞、同性戀是錯的過時觀念等。」這些制度是「孤立受害人讓其獨自面對結果,並反指摘受害人,令其承受社會的羞辱和歧視」;是「對犯罪者寬容但對受害者苛刻」。

看畢整篇文章,除了批評學校性教育保守和不足之外,亦看不到黃對於性教育有何建議以致可以避免性侵。難道單單大聲指責犯罪者,教導少年人性解放、不用拘謹、隨意行事,就可減少性侵?

誠然,對受害者,我們當然不應向她說:「你當初不應夜歸」、「你不應穿着暴露」,這只會令她自責,加強對受害人的傷害。但對一般的少年人,作為家長教師當然要教她們保護自己,因為家長教師根本不知道誰是犯罪者,他們可能做的就是勸告眼前的少年人。誠然,單單不夜歸,不暴露當然都不一定可以完全消除性侵,但起碼有助提高少年人保護自己的意識,減低受侵犯的機會;哪裏是為要責備受害人。試問有多少學校的教育如黃子悅所說:「在談及強姦案……只會歸咎於女生夜歸、衣着暴露……孤立受害人……指摘受害人……對犯罪者寬容,對受害者苛刻」?

其實除了性之外,社會上還有很多的提醒,例如:提醒人要看顧財物、小心電話騙案、要向毒品說不、要裝防毒軟件避免電腦中毒等,這些提醒都只是教育用途,大家都覺得這類提醒是有適切性,沒聽見有人覺得這些勸告是要對受害人指責,將他們受傷害責任歸咎於他們。但當事件涉及性的時候,就像刺中性解放人士的神經般,只知政治正確,沒有了常識,將一切他們覺得較為「保守」的勸告說話都視之為歧視、壓迫的洪水猛獸。

近來電腦黑客勒索程式WannaCry攻擊全球多國電腦,在「靠北公程師」的臉書上看到一諷刺的短文,頗有啟發: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