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男剖白】被妻毆打再屈非禮 警察錄口供 偏幫女方

更新時間 (HKT): 2017.07.30 07:00

被親密伴侶虐待,男士不但感到羞恥,陳沛恩更指部分個案,連警察、司法人員都不相信,更反被指是施虐者。阿城(化名)結婚三十年,兩年前發現太太有婚外情:「她主動問人『做唔做』!當晚我質問她,為何跟同事說這些話。」太太卻一直沉默,突然拿起一支伸縮叉,擊打阿城背部,自此兩人爭吵不斷。

一次被鄰居投訴嘈吵,警察到場,阿城料不到太太竟在警察面前誣告他:「說我有精神病,更在早上非禮她。」阿城唯有向警察展示幾天前被太太打的瘀傷:「我怕被捉去精神病院,原本我也不想告老婆,只為保障自己。」阿城稱自己是有禮平靜地向警察解釋,但對方仍以非禮罪名拘補他。被羈留的兩天,他形容是最大屈辱:「那天還是我生日,一邊抹眼淚,眼淚一邊滴在地上,她為何這樣對我?」半年後,精神報告指阿城正常,法官亦判無罪。「我有十萬個疑問,她卻不作聲不道歉。我無法忍受,申請離婚。」

滿腔冤屈,阿城卻難以跟任何人傾訴,去年他致電男士熱線,這通電話成為他唯一的樹洞。當時接電的社工陳沛恩表示:「他內心有很多傷,面對警察控訴、太太婚外情,再被出賣,很影響他個人形象。」而阿城亦覺得多了同路人支持:「感覺到他很用心聽我的經歷。」清官難審家庭事,陳沛恩強調社工的角色不是要判定誰的罪,不是做調查工作:「我們相信男士和女士都會面對暴力,我們是聆聽、信任和尊重他們。」半年同行,陳沛恩指阿城心情有所改變:「有一次我看到他參加小組有笑容,從未見過。」但他坦言仍需要很長時間重建形象。

下集我們來到香港第一間男女兼收的家庭危機支援中心,了解部分男士忍受太太十年虐待的苦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