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讀為快】被忽略的香港能源食水自主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何俊霆)

更新時間 (HKT): 2017.08.28 20:30
■日前「天鴿」來襲,澳門廣泛地區受災。
(資料圖片)

日前強颱風「天鴿」來襲,澳門廣泛地區受災,更因珠海供電出現故障以使全澳大停電,甚至連供水也因而受影響,水電在風後第二天仍未恢復。食水與能源是一個城市的命脈,而澳門在災後缺水缺電,正正就是一個城市將命運交託在別人手裏,所帶來的風險的最佳示範。澳門的慘況,正好給香港一記當頭棒喝。

現時香港能源組合,燃煤佔五成三,有兩成三來自大亞灣核電站,天然氣則佔兩成。而香港天然氣,主要來自海南島。至於食水,目前香港飲用水只有兩至三成來自本土集水區,接近七至八成來自東江。換句話說,現時香港不論供水還是供電,有很大程度需要依靠中國大陸。

讀者也許會問,既然香港水電均有「國家做後盾」,為甚麼還要操心?今次澳門的慘況,正好揭示一個問題:中國大陸公共事業的穩定性及安全性,一直令人憂慮。撇開十號風球這些特殊例子不談,就以中國的南方電網為例,大陸用戶單在2012年上半年,已經平均停電1.5小時;而香港用戶每年平均停電時間,則最多只有1至2分鐘,相差達100倍以上。更重要的是,澳門在風災後缺水缺電,說明了食水與能源自主,不單與城市管理息息相關,對香港和澳門等自治政體來說,更是能否維持自立自主的關鍵。

環顧世界,獨裁政權以斷水斷電威脅鄰近地區就範時有所聞。1954年,西班牙佛朗哥政權就曾經限制向直布羅陀供水,以試圖奪回直布羅陀主權。當年直布羅陀政府惟有另覓水源,甚至用大船從英國入口食水。又例如1965年新加坡從馬來西亞獨立,兩國雖然協議新加坡繼續從馬來西亞輸入食水,但每逢兩國關係緊張,馬來西亞總愛以斷水迫令新加坡就範。及後,新加坡積極研究海水化淡、再生水等技術,不單已能自給自足,於2016更反過來向柔佛州賣出食水。

(全文將於明日蘋果論壇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