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雙學三子發聲 英保守黨人權領袖今午被港府拒入境

更新時間 (HKT): 2017.10.11 22:15

Rogers曾於1997年至2002年在香港定居,今次訪港是除了與朋友會面,亦會了解香港最新的民主狀況。他向《衞報》記者稱,當入境處職員押解他上機離境時,他曾問對方是否意味一國兩制已死,他指該入境處職員幾乎眼泛淚光,表情哀傷,只回覆他是在履行職務,無法回應,Rogers坦言為香港感到非常悲哀。

本身是律師的民主黨何俊仁中午曾趕赴機場跟進事件。他指Bendict Rogers今晨11時搭飛機抵港,自己在中午12時20分收到對方電話求助,指被入境處拒絕入境並帶入房間。何俊仁致電入境處了解,一位官員在下午1時32分稱稍後再覆電話,結果一直無回覆,何俊仁先後致電8次無人接聽,最終入境處遣返Bendict Rogers後,下午2時25分再致電通知何俊仁。

何俊仁批評入境處做法卑劣,拒絕與代表律師接觸,拖到遣返當事人後,入境處官員才回覆電話,更聲稱「好忙、要查」。他形容涉事官員說法完全是廢話,只想玩弄代表律師,「知道律師係出面等,就唔理你,直到將要求入境嘅人送上機,先話畀律師聽。香港一個叫法治地方,咁樣對付律師呢,唔怪得法治地位一路跌。」他計劃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

何俊仁指過往有不少人被拒入境,自己都可以介入事件協助當事人,今次入境處處理手法前所未見,做法「大陸化、公安化」,慨嘆內地維穩已影響到香港,更質疑入境處已無獨立決定權,由內地官員操控出入境權。

特首林鄭月娥下午在記者會被英國《金融時報》問到事件時,表示不評論個別人士被拒入境的個案,指這屬入境當局的決定。

香港2020召集人陳方安生發聲明,對事件感到非常震驚,認為是再一次嚴重打擊「一國兩制」下「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的政策。她稱Benedict Rogers是次來港,主要是私人訪問,與在港的舊朋友、泛民議員及人權組織見面聚舊,同時也順道結識新朋友。她個人並不相信這是特區政府的決定,但認為特區政府有責任解釋,究竟是次拒絕Benedict Rogers入境,是港政的決定,抑或是中央的決定。同時亦須清楚說明拒絕其入境的原因,及回應是否日後所有關注人權、民主、自由的海外人士,均會被拒入境。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指事件已嚴重影響香港國際城市的聲譽,破壞一國兩制,並雙手奉送出入境自治權予中央政府。他表示,本月初與其他民主派人士一同前往英國時,曾與Benedict Rogers會面,向其反映香港的情況,對方亦相當關注香港的政制前景,並打算往監獄探望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他前往香港,純粹是關心香港的表現,並無證據顯示他會對香港的治安構成威脅。

許稱Benedict Rogers來港前,中國駐英大使館曾向其警告不會准許其進入香港。但許指制訂出入境政策的權力在於特區政府。特區政府曾表示,在處理特區事務包括出入境管制方面,享有高度自治權。《基本法》第154 條規定,特區政府可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士入境、逗留和離境事宜實施出入境管制。換言之,在回歸後,香港仍可處理本身的出入境管制事務,並且在制定出入境政策方面享有自治權。而大使館的警告今日成真,意味特區政府已放棄出入境自治權,改由中央政府把關。他促請特區政府重新取回制訂出入境政策的自治權,准許Benedict Rogers入境,讓國際社會可以繼續監察香港的民主和人權狀況。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同樣讉責香港政府拒絕Benedict Rogers入境,又指,不論相關決定是否涉及中英一方,此舉都有損一國兩制。國際亦對香港信心受損,陳促請英國政府要求中國對等單位作解釋。

入境處拒絕評論個別個案,稱在處理每宗入境個案時,均會依據法律和既定入境政策,在綜合考慮訪客的實際情況後,作出批准或拒絕入境的決定。對於有報道指該名被遣返人士曾與入境處職員表達有關「一國兩制」的評論,入境處證實當時負責人員並未聽聞該名人士曾作出該等言論。入境處強調,入境處人員一直秉持專業及不偏不倚的態度並按既定程序執行職務。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