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緯案】事主承認記錯傷勢位置 報警後拒警員拍照

更新時間 (HKT): 2017.11.07 15:42
事主鄭仲恒
(蘋果日報)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在傘運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案,事主鄭仲恒繼續接受辯方大狀彭彼得盤問。彭引述鄭庭上證供,稱被警棍打右邊肩頸位置令他不能向右轉動頭部,但據《蘋果》動新聞片段顯示,鄭說「仆街」時,看到他把頭轉向右邊而沒困難。鄭回應指他當時身體也有轉動,而事發後他的頸確是不能向右轉。

彭認為鄭對自己頸部轉動受限不是很確定,因他在庭上只說不能轉向右邊,但在警方口供說過上下左右均不能正常轉動。鄭澄稱他沒有混亂,口供是根據警方的提問問法而作答。鄭又指,口供寫上他受傷位置是左邊肩頸中間,令他向左轉受限、向右轉受的限制則較小,鄭指錄口供時警員混淆了:「我諗真係當時個警員左右撈亂咗。」他重申片段也顯示他右肩頸受襲。

惟彭引用另一警員錄取的口供,指也是寫上鄭稱受傷的是「左邊頭部後方」,再問鄭當日受傷是甚麼位置,鄭回應「可能事隔3年我真係唔係好記得」,可能較早時真的說過左邊受傷。鄭承認若傷勢報告及兩份警方口供均顯示他左邊受傷,那可能是他昨天作供時記憶模糊。

彭指案發後3天鄭在由事務律師陪同到灣仔警署報案,有警員想檢查及為他「所謂」的傷痕拍照,惟鄭拒絕。鄭承認未有從命,因事務律師指當時無必要這樣做。

鄭承認案發前一天知悉當日執行佔旺區清場的禁制令,他因害怕案發當晚有人再佔領街道,故陪伴女友人馬小姐。彭則質疑鄭到旺角的原因其實是期待着發出帖文「Conflict. We win finally」,指鄭其實是在重新佔領街道(retake the streets)。法庭傳譯主任要求彭重覆問題以便繙譯,惟彭突然撤回問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