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場紀錄片】拆解抑鬱暴食梁天琦 90後港導:這不是社運片是青春片

更新時間 (HKT): 2017.12.04 12:41

曾幾何時,他是高呼「時代革命」的政壇新星,但也是不少人眼中的暴徒,甚至過街老鼠。年輕導演林子穎花了一年時間,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追蹤梁天琦這個本土派爭議人物,剪輯成90分鐘紀錄片《地厚天高》,呈現一個政治以外、會抑鬱會暴食的梁天琦。影片上周舉行兩場優先場,門票開售兩小時即被搶購一空,成冷門奇葩。「每個人喺成長過程中,或許都曾經歷過嗰份迷失同掙扎」。林謂這是一個大時代下的青春故事,撇除政治化的標籤,她期望觀眾在光影之中,找到血肉及成長中相似的感受。

記者 呂麗嬋

香港政治風起雲湧,有關後傘運年代的文字及影像紀錄陸續面世,除了提名金馬獎又揚威日本影展的《亂世備忘》,新近就有紀錄片《地厚天高》熱播,首映及加場戲票均迅速售罄,在年輕人及社運圈子備受關注。導演林子穎前作《未境之路》鎖定兩位政治素人,包括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在傘運後的轉變及反思,新作則對準立法會選舉後消聲匿跡、將於明年1月就三條暴動罪上庭的爭議人物梁天琦。

「2016年2月,我去咗佢哋補選前嘅造勢晚會,印象好深刻,好似睇緊五月天演唱會,未見過香港人特別係年輕人,對一個政治人物可以咁熱情、投注咁多期許」。梁天琦總與港獨綑綁,影片上造勢大會上出現的獨立字眼,今日成了敏感詞,只一年多,本土派旋起旋滅,其時卻氣勢如虹,也是新東補選前後,高票落選的梁天琦人氣最盛之時。「嗰時直覺想拍呢個人,跟咗幾次,好多出嚟選係義無反顧,但佢俾我嘅感覺好唔同」。

在她眼中,這個本土派支持者口中的英雄、主流社會眼底主張不惜暴力抗爭的「勇武派」,只是有血肉的平凡青年,經歷成長中的迷失,她自言這種情感,可以跨越藍黃、勇武與和理非之別。「嗰時《未境之路》做緊社區放映,喺映後座談我提到Billy(馮敬恩),話佢之前係素人,因校委會事件出咗名,經過所謂嘅政治洗禮,個人反而無咁開心」。林形容,那次是跟拍梁天琦的轉捩點。

「天琦當晚就打咗(電話)俾我,可能覺得有人明白佢吧?」打開心扉的年輕政客,在宣稱「有得入閘食屎都得」的戲言下,仍失去參選資格,林說原擬拍攝梁天琦的「參選過程」,最後變成了「不能參選的過程」。她在「導演的話」這樣寫:「無論故事最終如何,我着眼的,仍是梁天琦的個人故事,包括他在閃光燈下所受的龐大壓力、選擇前後的自我質疑,對於自身及香港未來的迷惘、自由日子倒數無多的絕望,以及內心最純真的夢想」。

追蹤政治人物,着眼點多是「成唔成功」,林子穎卻希望是「快唔快樂」,呈現的一個有別於公眾認知的梁天琦:在劏房自言自語的抑鬱症病人;愛打波和彈結他,期望為宿舍贏得馬來人盃榮譽的「大仙」。「每個人喺成長過程中,或許都曾經歷過嗰份迷失同掙扎」。由大學校園記者到畢業後仍矢志執起攝錄機紀錄香港,港大讀比較文學及法文、生於中產家庭的林子穎,其實本身已是一個被大環境牽引的「地厚天高」故事。

大學二年級經歷雨傘運動,上莊成為校園電視記者即遇大時代,林子穎於學生時代參與製作的紀錄片《旺角黑夜》和《未境之路》,都與傘運有關。「我唔係一個好政治嘅人,但嗰個時空,就係咁政治」。爸爸在大學做研究,媽媽在醫院工作,有一個大兩歲、在英國做銀行的哥哥。如果沒有雨傘運動,小妮子會否也過着不一樣的人生?「可能會,但我哋呢代,眼前就係政治。」吊詭的卻是,家人都是不問政治的中產。

「某程度藍絲亦關注同在乎,但香港好大部份人,根本漠不關心」。今年大學畢業,站在人生交叉點,行年22的她,希望繼續以影像和文字紀錄時代。「拍咗三套政治題材嘅紀錄片,好沉重,想轉拍輕鬆嘅劇情片,唔係灰心或者冷感,而係想試唔同嘅嘢」。年輕就是有無限可能,有權堅持也有權改變。「重要嘅,係你有選擇嘅自由」。小妮子如是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