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兩年】社會問題出喺邊?鄺葆賢當選後感悟:係街坊唔知有問題!

更新時間 (HKT): 2017.12.21 17:25

2015年鄺葆賢夥拍游蕙禎參選黃埔選區,最終游以300票之差落敗,鄺則成功當選黃埔西區議員,以數十票之差打敗時任區議會主席的劉偉榮。居民的反應最能反映現實,2年過後,她看到社區甚至整個香港面對的問題癥結,不是街坊有否立場,而是如何令議題有存在感,「講真,支持同反對嘅人,遠遠少於唔知道嘅人囉。」

新手上任,最能發現舊有做法如何不合理,亦自覺有責任持續反映情況,「例如政府冇一個archive去記錄有啲咩諮詢工作做緊,如果延期都唔會話返畀咁多個party知,呢啲其實都係可以改善。」大白象之外,其實社區亦充斥大量「小白象」,但礙於議席比數無力否決,「又例如佢加建簷篷,講緊每米係十幾二十萬嘅,行一步咋喎,你就要話返俾巿民聽發生緊咩事;區議會唔係做唔到嘢,如果真係夠人數,好似觀塘個噴泉唔會上到立法會。」

她形容,區議員位置遠較一個地區組織多資源和監察權力,即使普通如政府熱線1823,對議員投訴的處理方式亦不一樣,「要限時限刻一定要覆你,唔會石沉大海冇回應。」議題亦不會在社區輕易「被隱形」,因會議上一切有錄音記錄,「區議會如果真係傾得好係有幫助嘅,有咩你提咗出嚟其他人係唔可以無視你,你提出咗問題人哋就要跟進。」

走入社區,最大問題並非居民間各有立場,而是很多人根本連議題也未認識。就以高鐵通車的宣傳片涉嫌誤導港人為例,她認為其實道理易懂,「但係好多人對開站係唔知咩事,好多龐大機器都係講48分鐘去到廣州,佢哋真係會信架喎。」她坦言希望車程更快捷方便便宜,屬人之常情的合理要求,若能做到而且可保障法治,公眾自然覺得適合推行,「但現實係見到嘥咗好多錢,講明回唔到本,200幾萬呎西九核心地段,其實可以用唔知幾多錢嘅租租咗出去,亦都見到(超支)無底洞,令大家明白係咩一回事。」

本職醫生工作繁忙,每個月總有數天要「直踩」,下班後直接由醫院出發開區議會或回議辦工作,珍惜與街坊相處時間。不時擺設公民街站,將公共議題融入活動,目的或許只是簡單如令公眾得知議題存在,「除咗我哋講話有一個立場之餘,(令公眾)明白返件事先啦,講真支持同反對嘅人,遠遠少於唔知道嘅人囉。」今年萬聖節便以「屍殺列車」為主題設立街站,實質是講述一地兩檢如何凶險,「上年講土地問題,我哋有扮濟公;今年就有『公安』、譬如講一地兩檢佢哋會喺度執法,講下(工程)點樣使錢法。」最直接是將問題和居民生活拉近,「講下會唔會有雙非或者病人直接去到香港嘅醫院,一啲好貼身對一地兩檢嘅擔心,會好直接咁呈現出嚟。」

與當選初期相比,她有感街坊更願意分享意見,「現實上未必好多人都覺得即時見到好多功效,重要嘅係同佢哋(居民)一齊做呢件事,係令佢覺自己同個社區係有bonding,咁之後就會自己想改進(社區環境)。」

記者 黃翠儀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