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講...】新人無名指上紋婚戒:不幸分開都唔會眼冤

更新時間 (HKT): 2018.03.02 14:39

關於婚戒,有個美麗的神話故事,古埃及人認為,左手無名指的動脈直接連接心臟,用婚戒套住,代表着永守情意。而最浪漫莫過於以身體為另一半許下承諾。這對拍拖4年多的戀人,剛在上月舉行婚禮,未有如他人般交換戒指,藍嘉穎和黃漢樑(Wilfred)一同拉起左手的衣袖,舉起手背,展示環繞無名指上的線圈,告訴大家,他們早已把「婚戒」刺在手上。

記者 梁銘恩

嘉穎和Wilfred都是從事藝術工作,她是舞者,他是劇場導演,因舞蹈而邂逅,情定於電影,婚禮過後,便正式踏入愛情長跑路。簽結婚證書與紋身一樣,身份、身體的改變,一落筆便回不了頭,以紋身代替戒指,將來若要擺脫已婚身份,就非除下一隻戒指般簡單,他們說敢做,因戀人的意義,在於非君不可。

「講到一生一世,無論結婚好紋身好,總有啲人會有恐懼」,但對Wilfred來說,承諾之重在於承擔,「人根本無法掌控未來,所以我決定咗就唔會畏懼,呢一刻我覺得同呢個人一齊好開心,我願意去承擔,就唔會後悔」,而紋身對他而言亦不是裝飾品,「係記低一啲值得畀人哋、同自己見到嘅時刻」。

Wilfred去年在二人拍拖四周年時求婚,他說在無名指上的一個圓圈,不一定是戒指,正好嘉穎亦不是典型港女,「我對鑽石冇乜感覺」,對婚戒沒有特別憧憬,物質及不上烙在髮膚來得深刻,所以她主動提議紋婚戒。「曾經覺得紋身離自己好遠,哇,紋身喎,一定係好大理由啦…但咁依家遇到啦,就去做啦」嘉穎說,「我對呢段關係有信心㗎…(但如果真係咁唔好彩?)我諗得好開嘅,就算將來分開咗,都唔會話見到個紋身好眼冤,反而係個回憶,係我嘅成長階段」。

憶起紋身的過程,二人異口同聲說好痛,但正因為痛,才感受到圖案負載著一生一世的重量。嘉穎說,手指特別多神經線,比起紋其他位置更痛,「到呢刻我仲會記得嗰種痛,好神聖,好似幫我戴緊結婚戒指咁,有啲毛管戙、有啲感動」。嘉穎笑言「其實我都有幻想過,如果佢拎住鑽戒求婚會點呢」,身旁的Wilfred即答「你應該會好失望」,逗得嘉穎大笑,點頭承認「我鍾意啲有心思嘅禮物」。

對嘉穎和Wilfred來說,紋身是件認真事,非為趕潮流、標奇立異,二人事前與90後紋身師馬珈珈以千字文互相交流,嘉穎坦言紋身師角色特殊,「好少見過一兩次面,就講咗咁多嘢畀一個新朋友聽,呢個係屬於我哋三個人的創作」。馬珈珈說,今次亦是她第一次以婚戒為題材的創作,「因為手指位,肌肉拉扯得多,紋身好難保存得好,啲色好容易化開,好多客人一聽到就卻步,得佢哋會堅持」,過程亦特別印象深刻,「我亦好感恩佢哋會搵我去幫做呢個作品,大家都有共識,願意去紋一個可能會化開,但有一生意義的作品」。

紋身圖案由無名指牽引至前臂位置,圖案由他們倆親自繪畫,在宣紙上用手指隨意畫出一條又一條的線,「手指律動,就好似跳舞咁」,由馬珈珈挑選過後再在電腦上合併起來,線條有如河流般相交在一起。嘉穎說收到作品的第一眼「一望落去就覺得,咦?點解可以咁啱呢件事」,恰如他們對愛情的想法,兩個人的緣份應當「非如此不可」。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