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15●聽我講】遺孤當二胡演奏家:頭3年同媽媽唔識笑

更新時間 (HKT): 2018.03.04 12:37

「一齊抹屋、一齊洗冷氣……係我同佢最後相處嘅一個奇怪時刻。」香港中樂團特約樂師、青年胡琴演奏家胡兆軒的父親,2003年感染沙士離世,確診到死亡不過一個月。胡父去世頭幾年,胡家每天在愁雲慘霧中度過,幸得各界幫助終走出陰霾。回首15年,兆軒感嘆,「當佢(沙士)係意外,大家都唔想……生老病死人人永不落空,係早嚟遲嚟」。

記者 嚴敏慧

2003年,兆軒只有15歲,是一個中學生。沙士來襲,家住淘大花園,難置身事外。「(沙士)爆得好勁,新聞都日日賣」,他指當時全家足不出戶,但哥哥貪玩出街,又未有戴口罩,結果開始發燒,一周後父母覺得「有啲嘢」,決定送他入院。

「阿爸揹住阿哥入院,送完返屋企仲(同我)一齊家居清潔。」當晚一起消毒,一起洗冷氣,想不到成為二人最後相處時刻。「第二日瞓醒已經見唔到佢,佢知道自己有啲嘢,自己走咗入醫院。」哥哥入院時頭靠在爸爸肩膀,近距離接觸或令胡爸爸中招。

哥病情日漸好轉,父卻惡化快,由聯合醫院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其間不能探病;「細佬呀,你方便就拎牙刷毛巾嚟啦……都係唔好,依度好危險」,這是胡父致電回家,與兆軒的最後一段對話,他很快陷入昏迷,三月底入院,五月離開了。「咁多年,我仲記得佢(爸爸)把聲,仲記得佢個樣」。

「頭三年,我同媽媽係唔識笑。」父突然離去,母子大受打擊,二人要接受心理治療。「媽媽嚴重啲,變化太大,日日都喊,佢講過,如果唔係你兩個,早就自殺。」家中經濟出現問題,在酒店做工程師的胡爸爸,一直是胡家唯一經濟支柱,「佢走咗,媽媽睇佢戶口,得兩位數字,50幾蚊」,曾經的嚴父,原來是世上最好爸爸,「佢將所有錢放晒喺我哋身上」。

沙士後胡家經歷了一段很窮的時間,他憶述,當時會步行個多小時上學,只為慳數元巴士錢,買麵包做早餐;幸之後很多人伸出援手,校長知道家中情況,安排本身為風紀的他「看飯」,讓他能獲得免費飯盒。自小學習二胡,沙士後要繼續學琴很困難,「遇到好老師,唔捨得放開,但學費唔平」,結果「自己學費自己賺」,到觀塘工業區做「咕哩」搬運,時薪55元,「極度勤力練習,日拉夜拉,一方面都係情緒發洩」。

中七後兆軒考入香港演藝學院,先後修讀文憑、學位及碩士,主修二胡及高胡雙演奏,七年學費幸獲護幼教育基金資助。曾與著名小提琴家西崎崇子同台合奏,獲已故聲樂泰斗費明儀邀請,以獨奏者身份合演的他,現在是香港中樂團特約樂師,又是香港音樂事務處導師,去年更開設音樂中心。

兆軒指,能成就其音樂事業,實在要感謝很多很多人,如護幼教育基金成員、著名兒科教授梁乃江醫生,他當年不時探望兆軒,關心他的生活與學業,「會定期約食飯,成日同我哋傾偈」,又例如張國榮紀念獎學金及滙豐銀行獎學金等,資助他在學期間到海外學習,令他有機會到北京等地跟隨國際級演奏家學習。

「沙士?我都唔知係人為定意外,但社會已經好好,有咁多有能力嘅人幫助(我哋)……當佢係意外,大家都唔想」。事情已發生15年,媽媽早已走出來,兆軒則指,現時主力想回饋社會,推廣中樂,培訓本地人才,「過去得到好多人幫助,想投放返喺社會上面」。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