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15●聽我講】聞哥哥死訊 隔離病房人人自危:可能好快到自己

更新時間 (HKT): 2018.03.04 14:48

沙士的初期病徵普遍為發燒、咳嗽、發冷、肌肉痛,驟眼看與一般呼吸道疾病沒大分別。梁先生在沙士爆發之初染上甲型流感,惟三度轉院,最後需要與沙士病人同留在隔離病房近一個月,多次檢查都驗不出沙士病毒,到出院突獲告知「確診」沙士。堅稱自己非沙士病人的他,在病房目睹一位又一位病人送往深切治療部,「(自己)真係有諗過出唔到嚟,老早就交代晒後事」。猶幸最後安然走出病房。

梁先生把15年前的經歷,說得特別輕描淡寫。2003年2月底,他突然感到發燒,「去咗QE(伊利沙伯醫院)檢查(及住院),3日之後話冇咩事,但就轉我去佛教(醫院);點知3日之後又再發燒,又轉番我去QE,嗰時QE已經(沙士)大爆發。」

他「重返」伊院,就被送到專門隔離沙士病人的房間,一住就是一個月。「當時做咗好幾次(沙士)測試,全部都係negative(陰性),不過姑娘點都唔放我出嚟。」他早被確診甲型流感,卻被懷疑是沙士病人,要接受類固醇治療,「好在我冇藥物敏感,成個月消減咗廿磅,(痛得)瞓唔到落床。」

在隔離病房,堅強、樂觀的他也不免動搖。「每日都會見到有人被推落去ICU,之後就見唔番佢哋,大家就諗佢係唔係瓜咗,越諗越驚。之後有個病人驚到夜晚偷走出醫院,搭的士返屋企,佢屋企人即刻報警,捉番佢入醫院。又見過有醫生中咗招要入嚟隔離,匿埋一角、拉起晒屏風,(我)聽住佢不斷喊。」

梁先生說,那時的隔離病房非常寧靜,人人不敢噤聲,「去到4月1日,大家喺電視見到張國榮跳樓,個個就更加靜,覺得人生可以好短暫、好無常,可能好快就到自己。」他在最意志消沉時,拿起手提電話向家人交代後事,「真係有諗過出唔番嚟。」最後無恙出院,梁先生之後覆診,醫生說出院前的檢查「終於驗到有沙士」。「我到依家都唔會信我係沙士病人,我一直都冇哮喘、唔需要聞氧氣,行得走得,同其他病友唔同。」相較染病,他更擔心類固醇會使骨骼枯萎,猶幸之後3年的檢查也無異樣。

如其他病友一樣,與沙士搏鬥的日子成為了梁先生的人生轉捩點。「以前我係做機械工程,大學都未讀過,一直好想讀。出咗院之後,第二年就去(城大)讀法律,畢業之後再讀碩士,考埋Distinction,圓晒我人生嘅夢。」他說,那年的陰霾早已自心田一掃而空。

記者 于健民

沙士疫戰事件簿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世衞報告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