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裁定條文不適用 長毛搶文件案或終止聆訊

更新時間 (HKT): 2018.03.05 11:45

惟嚴官強調是次裁決只局限在如何詮釋特權法第17(c)條,如針對其他一般刑事罪行,如襲擊、恐嚇、毀壞、勒索甚至盜竊,法庭仍對立法會有司法管轄權,該些情況法院及立法會兩者的司法管轄權可能重叠。

對於控方或會申請覆核或上訴,梁國雄在庭外表示,裁判官的裁決「非常乾淨俐落,講得好清楚」,他指看不到裁判官有機會改變自己個判決。他又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公開講過「絕不姑息梁國雄」,若她堅持,相信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亦要跟從。不過,梁指林鄭也自稱如狗一樣忠誠,他希望林鄭對香港的法治也能像狗那般忠誠。

梁國雄亦質疑鄭若驊的僭建風波或涉利益申報問題,有機會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等刑事罪,寄語掌管律政司的鄭若驊「處理自己嘅案件時公道,亦都對我呢位以前嘅立法會議員公道。」

梁估計控方將提出上訴,但他認為若針對他的指控成立,「所有人(議員)都可以被所有人告」,市民觀看電視直播後可以舉報議員干擾會議,訴訟將無日無之,律政司將不勝其煩。

裁判官嚴舜儀於裁決中提到,參考古思堯、方國珊等多宗相關的上訴案例後,認為今次用來控告被告梁國雄的《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c)條,適用於立法會及其委員會的會議程序,但不適用於控告議員。換言之,裁決意味本案件有可能被永久終止聆訊,屆時梁國雄必須無罪釋放。

嚴官裁決指,特權法的第3條保障立法會的言論及辯論自由,以確保立法會能有效發揮功能,「民選代表必須能自由地提出任何事情討論」,而第4條定明不能對會議上議員言論作出任何刑事檢控。嚴官同意辯方大狀吳靄儀所指,立法會議員在言論及辯論自由上,享有絕對特權(absolute privilege),控告議員藐視罪或引起寒蟬效應,須謹慎處理。嚴官考慮後認為,議員在會議上的言論及行為,屬於特權之內,若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在某些情況失效,仍須盡量把寒蟬效應減至最少。

另外,嚴官指按照《基本法》,立法會本身已有權力及機制規範議員行為,可自行管控及懲罰擾亂會議的議員,毋須透過第17(c)條賦權。基於上述理由,法庭認為第17(c)條中所指擾亂會議的「任何人」,定義不包括立法會議員。

辯方大律師吳靄儀庭上指,裁決在效果上等同終止控告程序,一般做法是會由法庭頒令永久終止聆訊。控方需時考慮下一步行動,裁判官押後案件至下周五(16日)再訊。

據了解,控方可選擇無罪釋放梁國雄,或者向高等法院原訟庭提出「案件呈述」(case stated)就法律爭議作出上訴。而律政司發言人表示會研究裁判官的判決理據和主控官的報告,然後決定案件下一步的去向。由於相關司法程序仍在進行,律政司不適宜作出進一步評論。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