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男囚犯剪髮涉性別歧視 懲教署上訴得直

更新時間 (HKT): 2018.04.30 14:00

「長毛」梁國雄2014年因衝擊遞補機制論壇而被判入獄4周,並在獄中被強行剪掉一頭長髮,事後梁國雄就男囚犯被迫剪髮提司法覆核,原訟庭於去年初裁定有關規例屬性別歧視。懲教署年初提上訴,指因男女囚犯情況有別,規例是基於保安理由,上訴庭今頒下判詞,認為不見得其中一個性別受到特別不利的對待,故不構成歧視,裁定懲教署上訴得直,梁須付訟費。

「長毛」梁國雄在庭外指,判詞令他出乎意料,「一個咁直率、唔公平嘅情況,三個大法官喺判詞竟然有咁精采嘅演繹。」他重申男囚犯剪髮規定明顯是不公平,並反駁法官的「傳統外觀」論,謂「傳統係冇司法覆核㗎」,而以往女性上班的傳統衣著是不准穿長褲,「唔好同我講傳統。」

梁指期望將案件帶到終審法院裁決,但坦言負擔訟費有困難,他最初提請覆核時由於身為立法會議員,即使有法援仍須支付80萬元訟費,若要上訴至終院必須再獲法援才可成事。

懲教署發言人指歡迎法庭的判決,並會依法執行有關政策。

上訴庭於判詞指,雖然男女囚犯剪髮規定有分別,但規定並非對男囚犯特別不利,因為懲教署只是要求男女均留社會傳統或一般的髮型。此外上訴庭認為亦應該考慮監獄對囚犯外觀的整體規限,而非單單著眼於髮型、例如男性不可留長髮的同時,女性亦不可化妝。由是觀之不見得其中一個性別受到特別不利的對待,因此不構成歧視。

梁國雄其中一個主要論點是不應有性別定型,不應該以刻板印象看待男或女囚犯。其律師引用男女學生升中分隊派位的案例,指性別定型構成直接歧視。

上訴庭認為本案不觸及性別定型。判詞指性別定型構成歧視的理由,是因為若單純以性別去衡量一個人的能力和角色,會忽視一個性別之內的個體差異。然而,本案中兩性囚犯受不同對待,並非由於概括假設兩性的能力和角色而造成,懲教署政策的根據是社會標準。

判詞指,雖然有人認為社會標準屬於性別定型或隱性歧視,但客觀而言這些標準的確存在,大部分人都遵守,而社會標準對於一個群體的所有成員都必然一樣。無疑部分男囚犯不想遵從標準外觀,但監獄要求囚犯即使違背意願也要服從紀律,這點對男女囚犯一視同仁。

法官同意過往社會上的歧視行為不應延續,惟男女的確有不同生理特徵,連同傳統習俗一併考慮,令社會對男女外表有不同規範。就如禮儀一樣,遵從外觀標準是為了維持適當體面的人際交流,這些行為準則構成社會的凝聚力,不應理所當然地看作歧視。雖然社會標準會改變,但沒證據顯示懲教署政策違背現時的社會標準。

判詞指「性別定型」的概念只適用於有限情況。很多國際體育比賽例如奧運,娛樂界獎項如奧斯卡和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都分別男女組別競賽,向來為人所接受。另一個例子,是沒有人會以性別定型為由投訴分開男女廁所是歧視,梁國雄一方也不投訴分開囚禁男女囚犯是歧視。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