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輔警「代客探監」脫串謀詐騙罪 終院今釐定「朋友」定義

更新時間 (HKT): 2018.05.14 11:45
東主溫皓竣
(資料圖片)

曾任輔警的男子開設公司提供「代客探監」收費服務,派員工向懲教署假稱是未被定罪在囚人士的「朋友」以獲准探監。前輔警及其5名員工因而被裁定串謀詐騙罪成判社會服務令。部份被定罪人士後來上訴亦遭駁回。前輔警與一名員工到終審法院提上訴爭抝「朋友」的定義。終院今頒下判詞囚犯的訪客下定義,訪客包括親戚和朋友,而何謂「朋友」應從囚犯的角度看,法官認為除認識的人外,還包括按要求往探訪、透過探訪向囚犯提供精神及物質支援、囚犯願意會見的人。

終院同時指,囚犯的「朋友」必須有合法及真誠的原因去探訪,而非心懷不軌或別有企圖。

上訴庭在處理本案上訴時指,家人及社會的支持有助囚犯適應獄中生活及更生,故《監獄規則》中的「朋友」,一定是囚犯認識的,而非一個陌生人。對於上訴庭的分析,終院認為是無理據及無邏輯,並解釋即使給予「朋友」一個較廣濶的定義,不會對囚犯的秩序和紀律有任何負面影響。將更生沾上邊,更是誤會了候審未定罪人士的身份,因為在假設他們無罪下,他們不用更生。

終院指,現實中,囚犯的親戚或朋友,可能因為病、沒時間、不在港等原因不能親自探訪,如囚犯的祖母因傷殘不能去監獄,她託人探監,若視她的朋友為囚犯的朋友,也沒違返《監獄規則》第48條的意思。

原審裁判官稱,如果互不相識都可以當朋友,則「朋友」的定義便可以無限伸延,《監獄規則》便無效。終院不認同原審裁判官的看法,並指「朋友」必須要有合法的探監目的。

終院稱,串謀詐騙涉不誠實的元素,但本案不涉及上訴人的誠信問題,因二人可能相信自己是以「朋友」身份去探訪,非不誠實。至於「串謀」,雖然兩上訴人來自同一公司,但不足以指二人是串謀。二人獲判上訴得直,定罪撤銷。

代表其中一名上訴人的律師張達明在庭外指,終院就「朋友」下的定義,適用於所有已被定罪及等候審訊但未定罪囚犯的探訪人士。同案中有被告認罪或沒有上訴,由於終院指本案證據不足確立控罪元素,故同案其他被告可基於終院判詞提出上訴。

案發於2011年8月至2012年8月,溫皓竣(50歲)開設「曙光用品公司」與另5員工在荔枝角收柙所探訪共31名未被定罪的在囚人士。服務包括代帶小食、煙、傳口訊,按次收費,收費84至120元。公司員工在收柙所外派傳單推銷服務,早在2011年8月時已引起懲教員注意,懲教署向律政司諮詢法律意見,但一直沒有行動。同年11月,《壹週刊》亦報道相關代客探監服務。

警方後來派卧底要求員工代帶物資及傳口訊,同時派警員扮囚犯,然後要求公司職員代傳「乜都唔好講,自己認晒佢」,但對方認為太敏感拒代傳。2012年8月,警方拘捕溫及其員工,共9人被起訴,當中3婦人劉麗容、帥少平、關敏球認罪,被判監兩個月。而溫及另5人經審訊後被定罪,卻獲較輕判刑,只被判100至240小時社會服務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