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外籍法官成箭靶 陳文敏斥土共短視兼民粹

更新時間 (HKT): 2018.05.20 21:27

記者 鄧力行

自2014年國務院頒佈白皮書要求法官「愛國」,親中陣營對香港的海外法官制度口誅筆伐,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曾稱終院有海外法官只是過渡安排,回歸五十年後可考慮修改。

「係好民粹睇法,中國人就唔可以有外國法官?其實係對自己冇信心。」在90年代協助草議本港人權法的陳文敏解釋,97前香港的終審權在英國樞密院,當年法律界討論97後終審法院的組成問題時,認為香港在普通法制中是一個很小的法域,若能邀論普通法系中聲名顯赫的法官加入終院,將能提升香港法院在普通法制中的地位,提升國際社會對香港法律制度的信心。

陳文敏強調,香港作為國際城市,需要國際社會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海外係點睇中國法院嘅獨立性呢?而相對睇返香港嘅法院,尤其香港嘅終審法院,係成個普通法制入面相當尊重。」陳更指,現時法制已是兩制之間最大的差別,「我哋有司法獨立,香港政府係需要守法,如果佢有違法可以拎上去法院,你係相信法院能夠有公平嘅裁決。」

最近獲任命的兩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分別是英國最高法院院長何熙怡女男爵(Brenda Hale)和加拿大最高法院前首席法官麥嘉琳(BeverleyMcLachlin)。陳文敏形容,二人分別是英國和加拿大的首席法官,都是在普通法系中聲名顯赫的法官,二人願意接受任命,等於告訴國際社會,她們相信香港仍然有一國兩制,仍然有司法獨立,是對香港投下信任一票,「如果連咁都唔要,你放棄緊乜嘢呢?」

作為本港唯一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形容回歸初期中方對香港法院尚算尊重,但近年外籍法官飽受壓力,中方干預也越來越大,甚至不再受制於《基本法》,「我點解釋個法律就係法律」,而中方這種對法律的看法「完全同法治係相距千萬里」。近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就宣誓案釋法,後為一地兩檢安排作決定,令陳文敏感到憂心,「香港同內地制度係咪越來越接近?我哋係咪喪失咗我哋嘅司法獨立?」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