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燭光】天安門母親悼19歲亡兒 堅持追究屠城責任

更新時間 (HKT): 2018.06.04 20:48

支聯會的六四燭光集會晚上在維園舉行,大會播出六四遇難者親屬、北京大學第五食堂的退休工人狄孟奇的講話。她的兒子王鴻啟本是一名勤奮的樣水,1989年6月3日因為下班離開時經過木墀地,遇上軍隊正不惜代價地要強行通過木墀地,並喪心病狂地向馬路兩邊市民亂槍掃射。王被射中心臟,當場死亡。

狄表示,六四事件是「國家犯罪行為」,她惟一心願就是要求中共政府就當年屠城給一個交代,還他們做人的尊嚴、公道與正義。

「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狄孟奇講話全文

尊敬的香港市民們!參加燭光晚會的朋友們!

我是王鴻歇的母親,今年七十二歲,我的名字叫狄孟奇,是北京大學第五食堂的一名退休工人。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是星期六,我的兒子王鴻歐騎著自行車去上班,他是北京皮革製品廠的職工,單位離木楫地很近,下班時間是六點鐘,他下班離開單位回家途經木墀地,正好趕上部隊不惜任何代價強行通過木墀地,喪心病狂地向馬路兩邊的市民開槍掃射,我的兒子推著車不幸中彈,子彈從胳膊下面橫穿胸部,打中心臟,血流滿地,當時就氣絕身亡。

我的兒子倒下,幸虧有鄰居在場,他認識我的兒子,鄰居和周邊 的市民一起把我的兒子送到海軍總院,晚上十點他趕回來通知了我們。

當我和他的父親趕到醫院,到處詢問打死打傷的人員在哪裏, 有人告訴我們死者被送到了太平間,在太平間見到很多人躺在地上,我的兒子由於是第一批送到醫院的,因此他被放在了太平間的冰格裏,當我見到孩子,孩子臉色蒼白看起來很平靜地躺在那裏,可能是當時血流乾了,衣服上看不見多少血,身體也很軟。我和他的父親不敢去認,心存希望這孩子不是我的兒,我的兒和我一樣額頭髮際處有一個痞子,是胎裏帶來的,當我看到孩子額頭髮際處的痞子,還有孩子早上離開家上班時身上穿的衣服,我一下子癱軟在地上起不來了。

我抱著我的兒悲憤地痛哭著:孩子啊!你早上離開家上班時像往常一樣笑著和我告別,怎麼短短十幾個小時過去,你就再也回不來了,你死的那麼慘!作為你的父母親我們想不到又怎麼能夠接受這樣殘酷、冰冷的事實!

六月四日我通知了他的單位,單位出面做善後處理,五號就送到 八寶山火化場火化了。我心裏難過,孩子單位所有認識他的領導、 同事也都非常難過,不能相信這個事實。

我的兒子初中畢業後考的是技校皮革工業學校。八九年剛剛十九歲,他來到這個單位工作才半年,他是一個為人熱情、工作努力、勤奮好學的孩子,他白天上班晚上還在夜大繼續學習,夜大還有一年就畢業了。他的同學都到家裏來看望我們,大家都為他簽名證明,還有單位也出具證明,證明我的孩子是在下班途中被打死的。

「六四」慘案到今天已經是第二十九個年頭了,作為母親我希望 國家對當年的屠城給個說法,否則我死也閉不上眼睛!我的孩子去上班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就給打死了?!這口氣怎麼能夠嚥下去!

我和孩子的父親和其他「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一樣有個共同的心願:要求政府就當年的屠城慘案給我們難屬一個交代,這是國家犯罪行為,我們要求公佈「六四」慘案真相,對我們遇難者親屬給予國家賠償,對當年責任者就屠城慘案在法律上問責!還我們做人的尊嚴!還我們公道與正義!

感謝香港市民對我們的支持!

感謝與會朋友們尊重生命、熱愛和平、制止殺戮的信念與堅守!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