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故事:麻雀匠人 識雕唔識賭

更新時間 (HKT): 2018.06.30 05:20
樓梯底舖是香港上世紀在夾縫間生存的風土產物,總是在舖面坐鎮的景叔,成了佐敦道的城市一景。許頌明攝

每年只有大年初一放假的景叔現年65歲,「做舖最困身,一日到黑喺度坐監,邊有時間賭吖」。廟街牌坊對出的佐敦道,人潮熙來攘往,標記麻雀藏身樓梯底,貨品包羅萬有,各式麻雀、天九、紙牌及籌碼,儼如賭具博物館。大半生與索子萬子筒子為伴,就算不是賭神,至少是賭徒吧?「梗唔係,新加坡麻雀嗰幾隻動物牌,我都係照住啲貓同老鼠喺度雕,你問我點玩,我真係答唔到」。架着眼鏡的景叔,正為麻雀上色,口在說,手卻沒停下來。

「唔死就唔使活化,無生意,好多師傅一早轉行做看更,係我有間舖,賣住啲其他嘢先未執。」

「我係街童,成條街啲舖熟晒,好細個已經喺舖頭幫手執頭執尾,最初係上色,後來就用啲舊麻雀試刀。」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