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威院誤診致不舉失禁惟醫委會拒受理 男子提覆核求推翻決定

更新時間 (HKT): 2018.08.17 20:29
威院
(資料圖片)

29歲男銷售助理3年前在辦公室不慎跌倒,下體撞向椅子的椅柄,起初只覺疼痛,數天後因持續感到不適而向威院求診。泌尿科女醫生認為助理太遲求診,情況嚴重,須緊急動手術切開包皮,惟術後助理出現嚴重併發症,出現屙血尿、陰莖結疤變形、不舉及陰莖失去知覺等並患上抑鬱。助理向私家醫生求診後證實他本來毋須施手術,遂向醫委會兩度投訴女醫生,但均不獲接納。他今向高院提司法覆核要求推翻醫委會決定,將個案發還醫委會重新考慮。

記者找到申請人,他表示不願多談,強調不是為了錢提出司法覆核,指事件影響他的工作,申請人更突然遞起手顯示手掌濕了,承認小便有困難。

申請人要求法院頒下保密令,禁止傳媒公開他和家人的身份,並只以「K」作為代號。而他曾就今次事件,於2016年入稟高院,向醫院管理局追討人身傷害賠償。

遭護士「老屈」指是性交時受傷

他於申請書中透露,意外發生於2015年1月26日,K當日曾即時檢查,確認下體沒有血腫或其他傷口,他亦能正常排尿及如常工作。但其後數天他不時感到下體不適,有被緊握的感覺,於是在2月1日往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求診,惟被分流護士在診症紀錄「老屈」,指他是性交期間勃起時受傷。申請人否認有向護士或威院其他職員自稱性交時受傷。急症室醫生黃冠斌檢驗時證實,他下體並無紅腫,可以排尿,但無法勃起。申請人照X光後入院。

翌日,威院泌尿外科女醫生譚皓汶指他情況嚴重,傷勢可能不能治癒,急需動手術,雖然他建議先採用超聲波或磁力共振等較低入侵性的程序作檢查,但譚未有理會,並多番強調手術是唯一辦法,不做手術可能終生不能再勃起。

申請人指譚並無清楚說明他受了甚麼傷,亦無解釋手術的程序及潛在風險,但他最後還是簽署同意書接受手術。據其病歷顯示,譚寫下手術目的是「探究思疑的陰莖破裂」,而手術結果是「勃起期間受硬物撞擊致陰莖根部受傷」、「很可能只是表皮靜脈破裂」。

醫委會認同醫生做法合理

但手術後患無窮,申請人下體出現術前沒有的血腫、腫脹及瘀腫,又失禁和生水泡,他依期覆診洗傷口也未見好轉,兩星期後陸續出現流膿及脫皮。由於傷口久未癒合,他3月在威院接受清創植皮手術,但手術後再併發血尿、失去觸覺及排尿不清,令他小便變成滴水狀態、方向偏歪。他得悉將要長期護理下體,又擔憂影響性功能及生育能力,最終確診患上抑鬱症,現需插尿道排尿。

申請人於2016及2017年先後兩次向香港醫務委員會投訴,但初步偵訊委員會均決定不用繼續調查,指以手術檢查該病況是適當及常用,手術後併發陰莖感染及表皮壞死亦是常見,反而很少會用磁力共振等影像方式檢查,認為譚的做法並非不合理。

申請人認為醫委會未能提供足夠理據,亦因有其他專家指該次手術不是必要,醫委會可能錯誤應用法例,要求法院覆核醫委會兩次拒絕繼續研訊的決定。

【案件編號:HCAL1669/18】

記者伍嘉豪、羅日昇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