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會劃界】抗爭型議員受針對?受害人揭劃界大陰謀

更新時間 (HKT): 2018.08.29 00:02

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的2019區議會劃界建議早前截止諮詢,破紀錄接獲近5700個反對申述,選管會須於11月21日或之前向特首提交報告。今次劃界建議,無論民主派抑或建制派區議員亦有不滿,批評選管會破壞社區完整性,懷疑有政治目的。《蘋果》訪問兩陣營的劃界建議「受害人」,大埔新同盟周炫瑋的寶雅選區突被加入圍村後,即有身兼村長的區議員表態轉區角逐;元朗嘉湖北的居民曾主力打擊泥頭山,新建議下該區被割裂,未來抗爭影響力勢大減。

記者 梁穎妍

「選管會成日話社區完整性,但呢個(寶雅)係最唔完整社區,幾種不同類型屋型擺埋一齊,面對嘅交通,社區問題都好唔同。」上屆於大埔寶雅打敗民建聯黃容根的新同盟周炫瑋,選區在其當選一屆後即被「大變身」,由現時只有出售公屋及居屋組成,被建議劃入兩條圍村及豪宅的「四不像」選區。

翻查資料可見,選管會於上一屆區選曾以城鄉社區差異為由,反對將原屬林村谷的水圍村劃予寶雅,但今屆態度突變,將水圍及大埔頭兩條圍村及多個豪宅改劃至寶雅,相反鄰區太和的預計人口低於基準卻不受影響,周質疑「點解要咁樣全部塞晒畀我呢?」,指新建議不論人口分布、社區完整性上都無據可依。

周炫瑋前年曾組織居民關注組「太和的後裔」力抗天價工程,令同區的寶雅苑亦受感染,在升降機工程問題多次舉辦諮詢會,提高透明度,他認為社區有共同關注,能增強歸屬感,但劃界後選區變得細碎,直斥當中有政治考量,「最吊詭係呢區一直由民建聯議員(黃容根)做咗好多年,點解(黃)一輸咗就突然咁樣變?」選區人口暴增6000,加上滲入鄉村勢力,令其地區工作舉步為艱;而新增的大埔頭村,村長正是鄰區康樂園區議員鄧銘泰,周引述地區消息指對方料轉區,令自己連任添變數。

社區被亂劃至支離破碎的例子亦見於元朗嘉湖北,當中有10座樓宇的麗湖居,有3座被強行劃走轉編入實際上相隔甚遠、面積達14公頃的天水圍中央公園的嘉湖南選區。《蘋果》記者實測由麗湖居步行至嘉湖南投票站需時約20分鐘,比原本到票站的8分鐘路程倍增,該區區議員李月民轟選管會「戇居居,揸住支筆左劃右劃」。

早前曾因為泥頭山事件遭貼出抹黑恐嚇banner的李月民稱,嘉湖南與北兩區因地理及道路規劃問題,實際訴求迴異,例如巴士及輕鐵並不互通,常有爭線情況,指天水圍有選區長期低於人口基準,嘉湖南北則一直高於水平,但18年來均未有改動,質疑今次改劃具政治目的,「嘉湖北業主委員會企得好前,同埋相對進取爭取權益,令政府或相關人士不滿意」,懷疑當局藉新建議破壞嘉湖北團結性,削弱區議員代表性。

麗湖居業委會主席脫先生亦指,日後要向兩位區議員溝通、磋商,要二人亦達成共識才能達到目的要求,「對業委會居民百害而無一利」。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