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講】記得他嗎?12年前鋼琴神童沈靖韜 已成哈佛高材生

更新時間 (HKT): 2018.09.10 19:49

有理由相信,除了港姐和宮廷爭寵肥皂劇,香港人最迷戀的,還包括神童和狀元。還記得「鋼琴神童」沈靖韜嗎?06年以10歲之齡勇奪國際鋼琴比賽冠軍,打破朗朗12歲奪冠紀錄為港爭光,全城哄動。12年後的今日,這位當年演奏後要跑去抱熊啤啤的小孩,一眨眼已長大成人,現正在美國哈佛大學攻讀經濟,同時兼修音樂學院鋼琴演奏碩士。「經濟同彈琴好唔同,可以運動腦另一邊」。音樂是志業,讀哈佛經濟為放鬆,聽來有點張狂?但這個行年22週遊列國比賽的年輕音樂家,準時謙虛兼有禮,樸素如鄰家男孩。有理由相信,真正天才其實無樣睇。

記者 呂麗嬋

「可以再彈一次嗎?」訪問要拍片,記者向演藝學院預約了演奏廳,讓他一顯身手。進場冷氣甫開又焗又熱,這個帶著tote bag的樸素大男孩,一見到個三角琴,只拋下一句「想練習吓先」,已飛撲上去坐定定,手指隨即在琴鍵上飛。一行人還在安腳架,張羅訪問用的櫈,激昂的樂章已在空蕩蕩的演奏廳廻蕩。空氣一剎那凝住了,回過神,已見他在鋼琴前滿頭大汗。像極熟悉的電影情節,不過主角就在眼前,還是很震撼。「細個考琴,我同媽咪講不如跳考,媽咪仲話唔好啦,搞到好變態咁,人哋唔知以為我迫你…」說起童年往事,他大笑。

這便是久違了的沈靖韜。那個3歲學鋼琴、6歲能作曲並考獲8級鋼琴,10歲已在拔萃小學開個人演奏會,被香港著名鋼琴家黃懿倫形容能掌握「音樂的顏色」,曾幾何時父母老師簇擁的鋼琴神童。不過,未訪問前,記者其實有點擔心,擔心沈靖韜會與大部分港童一樣,有少爺仔脾氣。只因翻開他的過去,這個升中後已暫離公眾視線的「後神童」,比很多孩子都有潛質銳變成大少爺。而事實上,過去22年,沈靖韜行的,也真是一條康莊大道。

出身富裕,父親是物理補習天王沈楚偉,小五已越級挑戰贏國際鋼琴比賽冠軍,回港萬人空巷登上報章頭條,同年以坐上琴櫈「吊晒腳」的姿態開個人演奏會,中二已去英國貴族學校哈羅公學,完成中學課程後考入哈佛讀雙學位,期間並在瑞典和意大利隨大師學習。據說,神童還是兒童時懶散但聰明,沈媽媽受訪時就曾說,讀拔小的兒子考試前幾日才溫書但輕取95分,鼓勵他更努力拿下滿分,結果小子坐定定溫多幾粒鐘,果真如願但他說不化算,只因「讀多咁耐時間先5分」!

數口精、音樂細胞爆棚,就算尚不如18歲已在美國 UCLA做教授的「數學神童」沈詩鈞,但也足令香港怪獸家長艷羨、長駐鍵盤前的haters喊打了吧?不過,這個長居歐美的少年,大概不會太在乎。上月與父母及小4歲的弟弟到南美旅行,難得短暫回港一週,除了與家人相聚,還包括到演藝探望恩師黃懿倫。14歲離港前師隨黃教授習琴,這個當年帶點嬰兒肥的昔日神童,如今已是清減不少的青年,獨個兒來不用父母陪訪,說話條理清晰自信有禮,說得最多的除了音樂,還有他心中的「好玩」。

舉例如一般人揀讀哈佛,大抵很易理解,哈佛劍橋牛津嘛,除了成績不夠好、家底不夠厚,需要理由嗎?不過沈靖韜的選擇,就有點與別不同:「世界上唔係咁多地方,可以讀經濟又同時可以讀音樂,比較好玩」。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是美國四大音樂學院,與哈佛合辦雙學位課程,一年全球才收5個人,他是其中之一。「練琴太耐,練到個腦實咗,再練落去都無用,反而做其他嘢放鬆吓,回來就做到想要的效果」。想生命中除音樂還有其他,不想太早以選科決定自己的前途。

雙線並行,他游刃有餘。「近一年半,參加好多比賽,投入好多熱情,先發現自己原來有好多進步空間,每次去比賽都有成長,所以就想盡量去試吓,讓多啲人聽到你我嘅音樂」。加上喜歡旅行,做鋼琴家可週遊列國,正中下懷。上年因為公開演奏和參加比賽,他一年間坐了110程飛機,走遍歐美,留在哈佛,實際上只有三份一時間。「作為音樂家,與不同大師交流好重要,因為要週圍去,爭取多啲經驗,所以留喺學校嘅時間唔係好多,好在依家可以網上交功課」。他說。

貴為「長勝將軍」,記者問他22歲的人生之中,有無試過「有嘢想做但做不到」?這個少年真的認真諗了一陣,然後這樣答:「真係無…通常想做的都會做到。」他「戴頭盔式」的補充是:「可能我想做嘅嘢都比較合邏輯吧?」記者不甘心繼續追問:「比賽臨場發揮不好,輸比賽總試過吧?」「咁又試過,不過又唔會唔開心,因為每次發揮得唔好,其實都有原因,比如準備得唔夠好,所以唔會唔開心呀」。感性得來好理性,清醒的少年,氣定神閒。

事實上,自升中後,為專注學業,沈靖韜已淡出公眾視線,但當年那個七三分界,被記者「圍攻」仍淡淡定妙語連珠的「開心細路」,就算12年間香港翻幾翻,孕育「神童」無數,這個肥嘟嘟的「小咪霸」,仍令人很回味。「細個做咩都唔緊張,亦無生活壓力,睇番10歲時嘅自己,都覺得好神奇,亦好懷念那些日子。」比如10歲時在鏡頭前受訪,他那句「郎郎彈琴似演戲」和「李雲迪我沒聽過」,童言無忌得無不令現場及鏡頭前的「大人」忍俊不禁。

多年過去,記者舊事重提,問起他還記得當年對大師的評價嗎?這個禮貌週週的年輕音樂家,雖然即時「黑人問號」,但就沒黑面沒暴走沒要求「唔好出」,還落落大方回應:「郎郎係好出色的音樂家,彈琴好多嘢要講,有演戲元素,動作比較誇張,其實未必係壞事,可以將古典音樂帶到去俾大眾」。閱歷不同,就懂得從另一個角度看事物,答案或較12年前世故得多,但沒變的,是他說仍然不想做港版郎郎,也無意成為李雲迪第二:「做番自己就好」。那個父母寄寓「靖國安民、文韜武略」的沈靖韜,不張狂,有意思。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