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除紋燒傷肚皮 醫學儀器公司借美容院做「示範」出事拒負責

更新時間 (HKT): 2018.10.20 21:00

「如果之前話我知會出血、會有疤,你畀多多錢我都唔會做!」30多歲的陳小姐(化名)每當想起下腹因激光燒傷留下一條條猙獰的疤痕,依然憤憤不平。雖然傷口慢慢癒合,但心裏的陰霾卻無法驅散,「皮膚科醫生話呢個係二級燒傷!係從皮膚裏面燒出嚟,佢話一睇就知係打錯咗能量。」回想起在美容院做激光療程前,負責職員連麻醉藥膏都沒有塗上就直接用激光槍打在她的肚皮上,「我覺得我喺鬼門關走咗一轉」。

記者 賴莉娜

從事銀行業的陳小姐早前在WhatsApp群組結識了薄扶林置富南區商場經營美容院「Mondello Beauty」的蔣姓女東主,對方8月底邀請她試用一款聲稱可以「去除肚紋」的二氧化碳激光(CO2 Laser)療程,「佢叫我幫佢做Model(模特兒),話冇side effect(副作用)」。陳小姐9月2日在對方催促下到其美容院,店內還有一男一女在場,她以為是美容院職員未有為意,「入房前我都有再問有冇副作用,佢哋只係話『會有啲起沙、結焦』,叫我入房再解釋」,進房後陳小姐即被要求脫衣服,「好似畀人強姦咁!你唔肯做?都畀人除晒衫咯!3、4個人圍住你,個一刻冇得揀囉我覺得。」

她指療程由該名女職員施行,「佢甚至唔記得消毒,後來有把聲提佢『妳未消毒呀!」佢先嗱嗱臨唔知用啲咩求其抹一抹」,男子更沒有問准她就用手機拍攝過程,療程期間不時有人開腔提點「車得太密」應拉開激光槍落點的距離,「當時已經好痛,但因為我識個女店主,基於信任佢,衫又被人拉開晒,我都唔好意思叫停」,最終忍痛大半小時後療程才告結束。陳小姐稱當時已感到腹部劇痛,傷口開始滲血,「佢同我講咁係正常嘅,過幾日就會好」。

更令陳小姐震驚的是,事後美容院蔣小姐才指女職員並非其職員,而是銷售激光儀器的「銳基醫學儀器」員工,當日在場的男子則是銳基的尹姓負責人。蔣指銳基曾稱該名女職員「好熟手」,惟出事後有人承認女職員「打密咗」,陳小姐才驚覺自己淪為「白老鼠」。但蔣接受訪問時否認沒有事先告知陳小姐該名職員並非美容院員工,又稱最初是應陳要求免費嘗試用激光去肚紋,於是向銳基查詢該部激光儀器能否同樣去肚紋,「儀器公司話我知可以,我先叫人嚟試,始終部機係新買,我無佢哋咁專業」。

根據蔣小姐向事主提供的短訊截圖,蔣引述銳基稱陳小姐出現的「強烈效果」屬正常,銳基起初亦肯承認是女職員「操作有誤」以致陳小姐受傷,又承諾會用盡公司儀器協助陳解決色斑等問題,「之後不斷要我畀啲我傷勢嘅相畀佢哋跟進,又要我要去睇佢哋指定嘅醫生,我唔肯」,銳基隨即反面,改口指陳小姐是因使用非處方藥物才導致傷勢惡化,聲言會循法律途循追究陳小姐抹黑。但陳小姐提供的對話截圖可見,銳基在9月8日曾建議她在傷口上塗娥羅納英膏,其他地方則建議用其公司出售的護膚產品,當時陳小姐已稱皮醫生不建議使用,她斷言自己只曾用過皮膚科醫生處方的藥物,不忿兩間公司互相推卸責任。

陳小姐坦言市面美容療程五花百門,消費者難以一一深入了解,政府有責任就美容儀器盡快作出規管,「呢啲唔應該由美容院嚟做,要由醫生、一個Well train(受訓)醫生去做」。對於自己因誤信推銷而付出沉重代價,她寄語打算嘗試激光美容的消費者都應事先了解可能出現的風險,「呢樣嘢唔係必須,一定要三思,如果你事先話我知有咁多suffer(痛苦)先可能有5%至10%會變靚,我係絕對唔會做」。

他指事件雖不涉及刑事成份,事主仍可因為其傷勢、影響收入、善後治療等問題,向美容院、涉事職員和儀器公司三方提出民事索償,事主可向法庭呈交當時在美容院接受治療的證據、專科醫生撰寫的傷勢報告等,法庭會因應其傷勢嚴重程度、是否有永久傷痕及造成收入損失等因素,裁定賠償金額,但他估計追究動軏要花至少3年時間。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