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傳奇】細說與偶像相聚點滴 金迷:避席讓人放膽批評他

更新時間 (HKT): 2018.11.14 00:01

浸大學者蔡元豐研讀金庸小說半生,因緣際會,曾經帶查良鏞夫婦到美國洛磯山脈遊玩,回憶中的大作家沒有甚麼架子,倒是幽默兼才思敏捷。查一直用筆名「金庸」為讀者簽書,蔡元豐記得,當他拿着《香港的前途》一書給查簽名時,他罕有地簽下「查良鏞」三個字。「金庸嘅小說同佢個人政治觀點係分不開」,當上世紀仍未流行這個觀點,而金庸本人亦否認的情況下,蔡已經提出這樣的看法。

記者 李雨夢

蔡元豐現為浸會大學中文系副教授,1998年他正在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攻讀博士,適逢該校舉辦「金庸小說與20世紀中國文學國際研討會」,邀請金庸列席。會議第二日,金庸就決定避席,蔡元豐回憶道,「一來可能佢覺得太太會悶,二來係查生認為要避席,佢覺得如果自己留喺現場,啲人只會不斷咁讚佢,佢坐喺度嘅時候基本上都只係稱讚,結果佢離開咗之後真係有嘢發生」。

後來蔡元豐聽同學轉述,當金庸離席後「好大鑊」,「有台灣學者即刻嘈,問點解你哋搞嘅唔係武俠小說國際研討會?點解你哋唔係搞古龍武俠小說研討會?唔通台灣嘅古龍比唔上金庸咩?」蔡察覺到金庸的厲害,「佢知道應該要離開,等人哋可以暢所欲言,等人哋批評佢,佢唔認為自己嘅武俠小說係完美」。

金庸避席期間,負責接待的蔡元豐就載他與太太到洛磯山脈遊玩,「係第一次亦都係唯一一次同金庸傾到咁多偈」。回憶中的金庸,既謙謙君子亦才思敏捷,當時已是知名作家卻毫無架子,非常幽默,「嗰時查生中完風康復返,佢聽人講練氣功對身體有幫助,佢當時練嘅氣功叫香功,我問佢練香功係咩感覺,佢就話自己練緊功嗰陣,太太行入嚟會話聞到一陣燒肉味」。

蔡元豐問他,所有金庸小說的影視作品中,哪一部改編得最差。金庸認為是王家衛電影《東邪西毒》,「查生話,我都唔知佢講乜。因為抽咗《射鵰英雄傳》入面兩個人物出嚟,但王家衛就借兩個人物嘅少少特徵去講自己嘅嘢,可想而知佢係唔太喜歡人哋大幅改佢嘅作品,反而佢覺得當時無綫電視劇改編係OK」。

「其實去到《鹿鼎記》已經好明顯,係咪講緊殖民主義嘅問題呢?以前查生係否認,直到2000年後,有外國記者訪問佢時,佢係承認咗《鹿鼎記》有影射到政治問題同埋香港人嘅身份問題。韋小寶明顯係一個身份問題,佢有身份危機。今年《The New Yorker》有篇文講金庸,直頭係話佢嘅小說係Political Allegories,即係政治寓言。」蔡元豐說,上世紀這樣解讀金庸小說的人並不算多,而查良鏞一直否認,「佢當時身份仲係好敏感,2000年後,佢已經踏出咗政壇,政治使命完成咗,所以都可以承認啦」。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