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沙中綫】港鐵認今年補做3年前檢查紀錄 夏官斥做法為「整靚」紀錄

更新時間 (HKT): 2018.12.04 15:05

沙中綫聆訊踏入27日,上午續由港鐵建造管理團隊人員作供。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及一級建造工程師馬明呈均承認,早於2015年施工期間,監督人員便要檢查螺絲帽及作書面紀錄,惟港鐵直至今年6月、即剪鋼筋醜聞被揭發後才「補做」有關文件;補做後的文件日期卻又填上2017年2月10日,而非2015年或2018年,換言之即出現雙重追溯日期(retrospective)等問題。主席夏正民直斥做法是「化妝」、目的是「整靚」施工期間一直遺漏的螺絲帽檢查紀錄。

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指,初時以為補做的檢查紀錄只用作港鐵內部調查之用,及後才得悉被放入港鐵今年6月的公開報告內。由於補做時未有留意連續牆曾有第二次設計改動,故一度計錯螺絲帽數量。

夏正民質疑,該批螺絲帽檢查紀錄理應在監督人員進行檢查時即場填寫,現時卻是根據「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以及落石屎前檢查清單等其他施工文件的資料事後補做;以RISC表格為例,其本身所記載的資料根本遠遠不及螺絲帽檢查紀錄般詳細,夏正民直斥港鐵是為了「化妝」、「整靚」螺絲帽檢查紀錄。

另一名港鐵一級建造工程師(土木)馬明呈被盤問下承認施工時沒有就檢查螺絲帽作書面紀錄。港鐵在今年6月補做紀錄,是為符合工程合約中的「質量監控計劃(QSP)」要求。

馬明呈解釋,自己在施工期間沒有聽過QSP,直至今年5、6月才得悉QSP要求,由於當時根本沒有檢查紀錄,於是諮詢禮頓,取得有關紀錄的表格範本後作事後補做;又按港鐵手頭上已有的平日紀錄,增加「高級督察黃智超已檢查」、「事後紀錄」等字句。

委員會資深大律師Ian Pennicott質疑,明明是今年6月製作的「事後紀錄」,為何在黃智超簽名旁的日期卻填上2017年2月10日。馬明呈解釋是想追溯港鐵在2017年完成的內部調查報告。他又指,當屋宇署等政府人員在今年6月到地盤索取工程文件時,他也有表明該批文件是事後製作的內部紀錄,在場另一名唐姓港鐵職員亦表明不可帶走。

惟Pennicott續指,即使文件列明是事後紀錄,但表格上只填有「2017年2月10日」日期,政府人員會誤以為是有關日期的紀錄,而非今年中才事後補做。馬同意,但強調當時沒有動機。

就擅改圖則問題,庭上揭露港鐵與設計顧問阿特金斯(Atkins)就連續牆第二次改動有「字眼上」誤解。禮頓第二次改動連續牆設計時,在2015年向阿特金斯提出「技術查詢(technical query)」,獲覆可將層板與通風槽結構同時、整體地落石屎(at the same time、monolithically),便可保留螺絲帽接駁,毋須削低連續牆,當時的圖則亦顯示牆頂仍有螺絲帽。

不過,港鐵及阿特金斯對於「整體落石屎」(monolithically)等字眼有不同解讀。何昊幫認為整體落石屎需要削底連續牆;阿特金斯職員W.C.Lee的證人供詞卻指,回覆技術查詢時是指毋須削牆及移除螺絲帽,層板與通風槽結構只需「同時」落石屎即可。夏正民則指,委員會專家亦質疑有關用詞令人誤解,應使用其他較簡單的用詞,讓人易於接收指示。

另外,委員會要求將報告推遲至明年2月26日或以前提交,行政會議今日批准了有關申請。委員會解釋,由於調查範圍廣泛,而相關事宜相當複雜並涉及眾多證人,需較多時間考慮所有相關證據及完成報告。現正進行的聆訊將持續至12月21日,並暫定於明年1月9日繼續進行。委員會計劃於明年1月底前完成聽取所有證據和涉事各方的最後陳詞。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