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案】鄭若驊首到立會解畫:近3年僅1宗 反駁尋外間法律意見非常規

更新時間 (HKT): 2019.01.16 18:47

昨日被港大民調評為「表現失敗」的鄭若驊今早會前約10分鐘進入立法會會議廳,其間神情輕鬆面露微笑,過去多次都被傳媒追訪的鄭若驊又罕有透過助手向傳媒率先表明會後受訪。

鄭若驊會上重申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是按檢控守則作出,聲稱作出決定時無受涉案人士身份和政治因素影響,指由於提問涉及案件細節,她不能就個別案件談論,同時考慮到有關個案正進行司法覆核,故沒補充。

鄭若驊強調根據檢控守則第23.4段,在某些情況下,給予不檢控理由可能有違公眾利益或並不適當,例如因法律專業保密權或者個人私隱問題,又指或對司法工作造成不良影響,尤其是案件備受公眾討論,「可能構成公審,導致沒有刑事司法程序保障」。

對於為何沒有就UGL案尋求獨立法律意見,鄭沒有正面回應,只稱刑事案件的外判可分為「作出檢控決定前」或「作出檢控決定後」兩部分,指作出檢控決定前,律政司一貫做法是由司內人員決定,當案件涉及司內人員時,將案件外判尋求外間法律意是合適做法。

對於律政司曾在3篇於2012和2013年發出的聲明中指,如案件性質敏感,會在作出檢控決定前尋求外間大律師的法律意見,鄭若驊指根據紀錄,上述其中兩宗案件都沒有尋求外間法律意見下,作出相關的檢控決定,故所謂案件性質敏感與否,從來都不是硬性需要外判的指引。

鄭若驊又指,將案件外判尋求法律意見非律政司慣常做法,指作出檢控決定前有尋求外間法律意見的案件,在2018、2017和2016年分別是零宗、一宗和零宗,反映大部分都是律政司自行作出檢控決定。

公民黨陳淑莊提問時曾指鄭若驊2004年至2010年出任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而梁振英於1999年至2011年其間擔任行政會議成員和召集人,指鄭作為交諮會主席,須不時向行會匯報告,質問鄭與梁振共事六年,是否仍認為自己是作出獨立判斷,作出無畏無私無偏差的意見?質疑鄭若驊未能符合檢控人員的獨立性要求。鄭若驊回應時只稱對陳淑莊提到的事「實際年份我唔會記得」,但指「利益衝突」和「偏頗」有清楚法律定義,而今次UGL一案,「律政司裏面係認為我哋係可以完全咁去作出檢控決定」。陳淑莊斥鄭若驊回應敷衍,公然在會議廳「擘大眼,講大話」。

大律師公會執委沈士文回覆《蘋果》查詢指,鄭若驊有關3年僅一個個案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之說並不對題,「無敏感案件,咪全年都冇,3年1次定3年5次係冇關係」,他強調案件是否涉及敏感人物、案件本身的敏感程度及公眾關注,才是重點所在,「案件性質同嚴重性先至重要」,以至需要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他強調律政司外聘獨立法律意見只是顯示公平的政策,最終的檢控決定仍由律政司負責,直言「連咁都唔做好奇怪」。

對於鄭若驊指,按案件需要,律政司一般可以在六種情況下,將案件外判尋求法律意見。而其中一項原則,即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在UGL案並不適合。大律師公會執委沈士文對此表明不認同,稱只要將UGL案例與其他律政司曾外判法律意見的案件比較,就會令人質疑為何其他案件適用上述原則。

沈續指UGL案件的嫌疑人,即前特首梁振英在案發時在政府中的高位,以及他現時在中央政府擔任要職,即全國政協副主席,加上梁在就任特首前收受巨額金錢的案件本質,不論UGL案件的規模,以至嫌疑人與律政司司長之間的關係,都使個案符合上述檢察政策提及的情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