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正小學疑爆校園欺凌 事主家長稱兒子收恐嚇信:你爸媽全部身亡

更新時間 (HKT): 2019.02.22 21:36

記者 鄭啟源、羅智堅

據事主家長表示,受害男生X自小一起於培正小學就讀,2017年9月升讀小四不久,開始收到大量咒罵他們一家的恐嚇字條。X的母親向《蘋果》稱,曾向劉姓班主任投訴,但對方稱事件「無乜嘢,我哋會自己處理」,沒收字條後就不了了之。X事後繼續收到相關字條,內容包括「你的爸媽和工人姐姐全部身亡」,X亦確認恐嚇字條及信出自同班李姓男同學。X母再要求班主任跟進,但對方依舊稱「冇事嘅!」

X母續稱,2017年11月中兒子放學時突遭該名李姓同學當眾拳打背部。班主任轉介個案予校內黃姓訓導主任跟進。X母引述訓導主任稱已口頭訓示涉事學生並就此結案,「但我唔知佢有冇罰佢,亦都冇叫佢為打人行為道歉,咁係咪教育工作者應有處理方法?」李姓同學其後變本加厲,小息期間在廁所內襲擊X,並打至背部一處腫起,其後一星期X的手部及背部麻痺。縱然X有醫生紙證明,但X母稱,黃主任對該封醫生信有懷疑並指兩宗欺凌事件沒有關聯。

X母強調,即使兒子第二次受襲有其他學生看到,並願做證人,但黃姓訓導主任卻斥責該名證人同學與兒子合謀「講大話」。她事後亦曾去信該校校長張廣德,但不獲理會;駐校男社工亦以即將退休為由,拒絕跟進。其後班上無故流傳一張徵求打人事件目擊者的紙條,黃姓訓導主任及劉姓班主任即斥責X發紙條「影響校風」,而字條字跡明顯非X手筆。

X母續指,兒子在17年年底考試前後屢次被「招呼」,「佢(黃主任)當住我個仔面喺班房叫其他同學唔好同我小朋友玩,咁樣分化小朋友,真係好恐怖。」X亦稱,同學那時起紛紛離他而去,時常感到遭同學監視,連廁所都不敢去。X母於18年1月中旬報警但不獲受理,最終惟有退學。

事隔一年,X已於新校就讀並適應新環境,但X母指兒子的陰影揮之不去,「佢到而家都仲成日發惡夢,每次見到培正校徽同舊工作紙,情緒都會好激動」。X自白時情緒亦一度十分激動,X母稱會安排他接受心理治療,要求培正公開道歉,並保證不追究當時願為其兒子作供的學生。她希望公開事件,讓家長更關注兒女在校情況。

培正小學發言人周五早上(22日)回應指,現正深入了解有關懷疑校園欺凌事件,由於涉及個人資料,不便透露詳情。培正表示,自傳媒報道得知有關學生情緒正受到困擾,校方十分關心他的情況,希望他能獲得適切的幫助。校方又指該學生家長如對事件的處理有問題,如果家長願意,校方樂意直接與家長聯絡及討論。發言人續稱,一向著重校園關愛文化,教導學生互愛互助。如察覺學生有情緒困擾,負責輔導的老師及人員會適時支援。如學生有紀律或操行問題,校方訓輔人員亦從教育的角度出發,按既定程序處理。

教局:校園欺凌個案有下跌趨勢

教育局表示,至今未有收到相關投訴或查詢,並正向學校了解。教育局書面回覆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時表示,過去五年涉及校園欺凌個案的中小學學生數目有下調趨勢,由2013/14學年約250人,下降至2017/18學年約200人,「可見預防校園欺凌工作的成效漸現」。局方定期為教師、輔導人員及學校社工舉辦相關研討會和分享會,如處理學生的情緒和行為問題、處理紛爭及調解技巧、建構積極正面的校風、與家長有效溝通等,以加強校內人員預防及處理校園欺凌行為的能力。教育局強調,對校園欺凌採取「零容忍」政策,無論任何的欺凌行為都不可接受。倘若學校出現欺凌事件,學校須以教育、輔導和保護學生為出發點,按教育局指示的流程,盡快跟進欺凌事件。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