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今處理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上訴 馬道立:律政司詮釋與立法原意相距甚遠

更新時間 (HKT): 2019.02.26 12:35

高院早前就協和小學教師洩露試題案,裁定若疑犯用自己手機通訊或拍照作案,律政司不能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檢控,令這條一直被廣泛應用於檢控多種罪行的「萬能key」控罪,面臨重大考驗。律政司不服,尋求終極上訴,案件今早在終審法院開審。律政司堅持,使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均屬「取用」,惟首席法官馬道立根據當年立法局討論文件,指立法原意與律政司的詮釋「相距甚遠」。終審法院將擇日頒下書面判詞。

律政司早前堅持就四名涉案教師的無罪裁決提出上訴。結果,高等法院原訟庭暫委法官彭中屏去年駁回律政司上訴,更裁定單單「使用」電腦不構成犯罪行為,令律政司急急煞停同類案件的檢控。據知至少13宗已提堂或罪成候判案件受影響,等待今次終審結果,以釐清相關議題後再處理,當中包括的士司機涉偷拍女乘客餵哺母乳案、以及中文科補習天王蕭源涉嫌透過手機收取文憑試保密資料案。

有律師更估計,一旦律政司敗訴,可能觸發上訴或翻案潮。律政司一方在協和案中已經歷原審覆核失敗、高院上訴敗北,今仗結果將一錘定音,影響深遠。

律政司:爆竊後以Google地圖尋逃走路線亦犯法

案件由本港首席法官馬道立、三位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張舉能,以及非常任法官、澳洲高等法院前首席法官范禮全(Robert French)主審。四名答辯人為協和女教師鄭嘉儀、曾詠珊、黃佩雯,以及曾的舊同學余玲菊,各人均毋須到庭,由大律師代表。

律政司一方由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代表,他陳詞指《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訂明,在四種情況下的不誠實取用電腦屬犯罪,但當中不包括「未獲授權而取用」(unauthorised access)。任何人在犯罪過程中使用電腦,包括自己或他人的電腦,均觸犯該罪。梁舉例指,盜匪爆竊後以Google地圖尋找逃走路線,不論是否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均屬有犯罪意圖或不誠實意圖下取用電腦。

梁又指,不誠實取用電腦罪行所定下的四種情況,即意圖犯罪、意圖欺騙、意圖令自己或他人不誠實獲益,及意圖令他人蒙受損失,就是用來補充其他條例未涵蓋的地方。

官指立法原意為保障電腦系統數據完整

多名法官均關注律政司的詮釋,會否將成文法例的「取得使用」(obtaining access)與一般的不恰當使用電腦(general misuse)混淆。李官質疑,所謂「取得」,意即要做一些事才可獲取電腦來使用;但若某個人本身已經有權使用他自己擁有的手機及電腦,便不存在「取得使用」元素。

他和馬官又列舉其他罪行為例,指刑事毀壞財物、爆竊、黑客攻擊他人電腦等,均是針對別人的財物才有罪,毀壞自己的財物,不算犯罪。

而馬官根據1992年的立法局文件,指當年討論時的立法目的,是要保障電腦系統數據完整、程式或賬目不被刪改、資料不會被人清除等,似是針對黑客或入侵電腦的人,而非把一般使用電腦也刑事化,形容律政司一方對控罪的理解,與立法局文件資料相距甚遠(There is quite a distance)。

官:用電腦掟人算不算犯法?

范禮全法官更問,根據律政司的理解,拿起一部電腦掟向他人,是否也觸犯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梁認為不算,因犯案人於過程中沒有致使電腦進行運算。

代表其中一名被告的大律師謝英權回應時,重申控罪不是「萬能key」(universally applicable),若按照律政司詮釋,將鬧出可笑甚至危險的情況。五名法官另定日期宣判。

聆訊期間,馬道立又透露,法律改革委員會剛於1月成立工作小組,檢視與網絡有關的罪行,公眾可參與向小組表達意見。

本案源於協和小學三名參與入學面試的教師鄭嘉儀、曾詠珊及黃佩雯,分別在面試前一天的簡報會上用手機拍下面試問題、或事後用桌上電腦在Word文件中輸入面試問題,傳送給遲到同事、教友或舊同學。另一所小學的教師余玲菊亦收到相關Word文件,並將之用手機拍下,發給兩位朋友。四名教師因此被控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 161 (1)(c)條,即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而取用電腦罪。被告於2016年2月獲裁定無罪,但律政司其後三度提出上訴。協和三名涉案教師至今仍然任教。

【案件編號:FACC22/18】

記者伍嘉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