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學運領袖項小吉籲國際關注 何俊仁:六四集會或再無民運人士

更新時間 (HKT): 2019.03.11 00:00
《蘋果》製圖

港府提出就引渡逃犯程序修例,外界擔心內地藉此將政治犯引渡回中國。曾來港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八九學運時出任高校學生對話團召集人的項小吉認為,中國政府往往會用其他罪名要求引渡異見人士,特別需要國際社會關注。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坦言,日後未必敢邀請民運人士來港參加活動,擔心「引蛇出洞」,最終將民運人士引渡至中國內地。

八九學運期間擔任高校學生對話團召集人的項小吉,六四後經香港流亡至美國。1999年6月初以美國護照成功入境香港,參加港大紀念六四10周年研討會和及維園燭光晚會;惟項小吉於2009年6月再度來港,準備參加該年六四20周年燭光晚會時,卻在香港機場被扣留5小時,最終被遣返美國。

項小吉接受《蘋果》電郵訪問時指,基本法確立香港的司法獨立,但近年香港的司法獨立日益減損,中國政府的「境外執法」日益猖獗,甚至公然綁架異議人士回中國受審。

項認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享有言論、結社、集會和宗教等自由,在香港或到香港旅遊的異見人士,都不應該引渡到中國受審。而中國與民主國家之間幾乎沒有引渡協議,正正因為中國的許多罪名,在民主國家都不被認同。

項小吉坦言,自從2009年被香港政府拒絕入境,遣返美國後,就沒打算再到香港。對於香港政府多次強調引渡安排不涉政治性質,項小吉指出,中國政府往往會用其他罪名來要求引渡異議人士,「這點特別需要國際社會關注」。

除了項小吉,支聯會過往亦邀請過不同民運人士來港參加活動。支聯會主席何俊仁透露,過往邀請民運人士來港,都會評估其安全風險,部份會事前向政府「打招呼」,如學運領袖吾爾開希於2004年獲准來港出席梅艷芳葬禮,期間不准接受訪問。學運領袖熊焱於2009年5月順利入境香港,事前則未有通知香港政府。何相信因熊焱持美國護照,入境人員查不到相關資料。熊焱於2015年計劃經香港前往中國,抵港後即被扣留,最終遭遣返美國。

何俊仁坦言,日後未必敢邀請民運人士來港參加活動,「因為畀佢入境就係引蛇出洞,嚟到就搵個捉蛇人捉咗佢」,最終會將民運人士引渡至中國內地。

何俊仁又指,中國過往多次對政治犯羅織罪狀,明明是政治理由,卻變成普通的刑事案、或商業詐騙案。何指,劉暉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的弟弟,卻被當局聲稱涉及詐騙、武力傷人等罪;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在泰國芭提雅突然失蹤,被劫持回內地後卻被告駕車傷人。

何形容:「全部都係,佢判你嘅罪,欲加之罪,你無得答。之後大把證據,大把證人指控你。如果依啲事情發生喺香港,去到特首,佢點同你審查呢?嗰邊政府話係咁,特首會唔會話有懷疑?唔會嘛!去到法庭都係睇表面證供。」

他解釋,內地和香港的法制不同,兩地執法機構文化亦不一樣,疑犯一旦被引渡至內地,也未必有律師代為辯護。對於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稱香港法庭可以額外要求中央讓疑犯有律師代表等,何俊仁直言:「無用㗎,你啲律師唔肯做。」他解釋,內地政府只會容許律師為被告作認罪求情,但不能作無罪辯護;不少律師都選擇退出,沒退出的也自身難保,自己成了被告,如王全璋。何稱,這些「潛規則」都不會明文規定,「都係盡在不言中」。

作為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稱當年為穩定香港信心,香港亦需要保持國際聯繫,續可與外國作引渡安排,所以法例列明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特區政府也沒有再特別提出此議題。

他承認,目此安排或令香港窩藏了「一些人」;但修例一旦成真,初時或會遣送一些罪惡昭昭、要繩之於法的人;往後便會成為流水作業式的引渡機制,涉政治因素的人也會被遣送,可能會引致災難性的後果,付出更大的代價。

記者 羅繼盛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