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重擊出版界 林榮基:為保命冇得唔諗離開

更新時間 (HKT): 2019.03.11 00:00

「林榮基」這個名字,因「銅鑼灣書店」事件令港人認識。政府最近擬修訂《逃犯條例》,將適用範圍擴大至包括中國及其他地方,再次將他推上風浪尖,「好似頭上一把刀,為咗保命,我冇得唔諗離開」,盼能在一個有自由和民主地方生活。林榮基說,相信修訂條例勢在必行,「香港未來十年只會一直沉淪」,象徵思想和言論自由的出版業必然大受打擊,寄語港人要自求多福。

2015年,林榮基在內地被擄並囚禁5個月,其後被中央政府指他在港郵寄大量書籍,觸犯中國「違法經營書籍銷售」罪。由於本港現時《逃犯條例》訂明不適用於中國及其他部份,加上香港沒有相關罪行,故不能將其引渡到內地。他坦言,對政府今次修例做法感到詫異,「將內地法律條文變相喺香港執行,你知內地條文乜都有,可以要咩畀咩條文你都得,啲嘢(罪名)可以隨便變更,佢通緝你亦都可以唔出聲」。

他續指,過去有人因政治言行被判刑,但非以政治罪名通緝,如艾未未被判「逃稅罪」、出版「內地禁書」的香港晨鐘書局老闆姚文田被控「走私化工產品罪」,「成個過程有冇見過法庭,到底姚文田係咪走私化學品,問題係佢(中央)可以變更個罪名㗎嘛」;又指「可以(話)我拎咗書店個電腦……佢可以將(我)個罪名變更私取電腦,香港有盜竊物品,大陸只要將我個罪名從違法經營書籍銷售變成盜取電腦咪相通」。

「我明顯有罪喺身,內地仲通緝緊,依家係風浪尖……呢次冇辦法唔走,我自己好清楚」,林揚言「哪怕特首開聲話冇事,我都唔會信,因為佢實際上冇咁嘅權力,佢只係一個傀儡,按中國政府意思做事」。他稱,香港特區政府的權力來自中央政府,「中國政府本身毫無保證,隨時會變,又冇公信力,講過好多次大話,好多時做嘅違反人權」,指「(香港)以前邊會諗到DQ議員,DQ議員本身就違反基本法,港人係有選舉權同被選舉權」。

他認為,修例明顯不是政府主動提出,而是聽命於中央政府的指示,「明顯呢樣嘢係收緊對香港管治嘅一個行為」,又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稱是堵塞法律漏洞亦只是藉口,「要做引渡早就做咗,台灣都問咗3次,香港政府就係唔處理,動機好明顯」。今次目的是不想有些港人在言行上影響中央管治,「想清空香港,更好管治香港,擔心香港喺言論上影響中國大陸,好似香港講普世價值」。

林榮基說:「條例就係畀個白色恐怖你,自我規範、自我約束」。書是代表思想和言論自由,將來有作家、出版社或書店出版宣揚普世價值的書籍,會否因條例而冠上罪名,從而引渡到內地,「個個都怕嘅話,自然唔敢講嘢,書籍唔敢印,書店唔敢賣,作者唔敢寫,影響係全面性」。他又指,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七不講」,「呢樣嘢佢唔係白講,香港人唔為意咋,三權配合管治,行政、立法、司法已經唔係獨立」,他指這是剝奪港人人權,不會有公平審訊。

他不諱言「大陸個啲係黑獄,最大問題係唔人道」,更憶起在內地被囚禁的日子「唔會畀你睇書、踏出房、見家人,可以將你同外邊世界隔絕,長期處於孤立狀態,嚴重啲佢鍾意搵人恐嚇你,唔使郁手搞你,精神虐待你都夠,我畀佢困咁耐,畀佢恐嚇到幾乎自殺,因為我係經歷過,分分鐘喺大陸坐監就好似我咁樣」。「但香港人唔諗呢樣嘢,以為自己冇事,唔關我事」,他指很多時在集會後經過銅鑼灣,「去銅鑼灣消費嘅人分分鐘多過去集會幾十倍,大部份都係香港人,佢哋寧願去睇戲、shopping,集會遊行唔參與,將來發生喺佢哋自己身上,佢有冇責任?一定有」。他認為,香港人要自求多福。

在訪問期間,每提到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前路,林的面上難掩絕望的神情,「冇辦法,無能為力,香港未來十年只會一直沉淪,人身同言論自由一定會有(更多)規範」。他計劃離開香港「保命」,期望「去一個有自由同民主嘅地方」。對於政府月初完成只有為期20日的擬修訂《逃犯條例》公眾諮詢,他認為只是表面工夫,「我好相信佢個引渡條例一定會執行」,無奈地說:「佢唔聽你,香港人奈佢何呀?」

記者 張文鈴

編輯推介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