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案判刑】佔中標誌設計人 黃照達:三子最大罪名是散播希望

更新時間 (HKT): 2019.04.22 00:10

為保持創作上的靈活性和獨立性,政治漫畫家黃照達一直與政黨政團保持適當距離,直至2013年「破例」為和平佔中運動設計標誌。他設計時特別擺脫過往強調「抗爭」和「力量」,以中空圓型配上站在圓型之上的小雀構成,喻意港人如小雀般,以微小但和平的力量進行佔領,「好似喺燈柱、喺棵樹嗰度,有隻雀仔企喺嗰度,就已經佔領咗」,最終以和平手法爭民主的佔中三子卻或因此失去自由,黃認為三子最大罪名是為港人散播希望,感恩三子付出之時,「你睇到嗰種失望:好人原來無好報」。

現為浸大視覺藝術學院講師的黃照達2013年在朋友邀請下,為當時不認識的佔中三子設計運動標誌,黃解釋當年希望透過標誌,令港人思考甚麼才是心中最重要的價值,「個圓形其實就係個心,你個心裏面其實俾乜嘢佔領咗?」一如標誌寓意只以和平手段爭取民主的三子,最終公眾妨擾罪成而有牢獄之災,黃坦言很不開心,指佔中運動一如當年設計的圓型中空標誌:「成件事好似一個問號,無俾到一個答案你,中間就好似問緊每個(香港)人,你而家覺得乜嘢係最重要?」

事隔6年,他又覺得港人現時心中存在甚麼?黃坦言難答,認為與佔中運動高峯期相比,不少港人因為感到疲倦,回歸至追求個人生活價值,事實上他亦認為政治與個人生活取得平衡十分重要,「要喺個人生活有啲修行,先可以支持到(自己)繼續喺社會上做嘢」。

問到會否擔心因此創作被秋後算帳?黃坦言擔心較2013年時大,「因為《逃犯條例》、23條(立法)、全部都係衝住言論自由而來」,但明言無悔,「因為我覺得呢樣係應該做,當時係想做一件作品感動人同拋個問題出嚟,呢樣嘢至今仍然重要,我亦好鍾意呢個作品」。

而令黃照達拒做「順民」的正是漫畫,發表畫作已12年,「我唔敢講我自己可以代表啲乜嘢,但我哋(政治漫畫家)嘅存在,亦都係一個指標,究竟呢個社會仲係咪容納到一啲批判嘅聲音?」他指面對威權政府,港人的幽默感可能是最佳「武器」,「我用暴力去對抗,你(政府)可以用更大嘅暴力對付我;如果我用道理去講,你可以用歪理去對付我;但當我笑你時,你無得對付我。即係我笑你時,如果你仲喺度扮嘢,出醜嘅係你自己,所以幽默感個力量其實可以好大」。

記者 林俊謙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