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中港無移交安排李家超死撐非刻意 學者轟官員高傲

更新時間 (HKT): 2019.04.26 11:36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在報章撰文,指《逃犯條例》修訂增設「日落條款」不切實際,又指回歸時香港與內地沒有移交安排,不是刻意為之。

李指,現行《逃犯條例》容許香港和未有簽訂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以個案方式移交逃犯並不切實可行,因現有條文要求個案移交安排,須藉附屬法例刊登憲報,並在立法會討論,無論在時間及保密需要上都不切實際。即使將逃犯的資料隱蔽,基於案情的獨特性,立法會公開審議時會驚動逃犯,繼而潛逃。再加上在立法會的審議期由28至49日不等,政府不能夠採取行動如臨時拘捕,故政府沒有權力阻止逃犯離開香港。他指回歸後個案式移交一次也未做過,也因此香港目前連同台灣殺人案共有5宗涉及港人受害或嫌疑人的個案也未能處理。

他稱建議中的個案移交方法是一個補充措施,讓香港可和未有簽訂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在有需要時可有效地處理移交要求。香港現在只是與20個司法管轄區簽訂了長期協定,過去因沒有長期協定而拒絕了要求的個案有8宗。

他又指,將修訂建議定性為「中港移交安排」並不正確,建議的個案移交安排是針對任何和香港未簽訂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非專為內地而設;如以「日落條款」方式處理修例建議,需每次重複審議及立法程序,會延誤拘捕行動及影響保密,是不切實際。他指修例主要針對犯了嚴重罪行的逃犯,不影響香港新聞、言論、學術及出版等自由,涉及移交的罪類在《逃犯條例》中已嚴格訂明,當中與新聞、言論、學術、出版等無關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今天亦在《明報》以「遠離市民意願的施政怎能順暢?」為題撰文,提及特區政府今年以來施政並不順暢,如收緊長者綜援門檻、三隧分流方案、及《逃犯條例》修訂都引來反彈,主要是政府的施政脫離了群眾,未有以民為本,其次是傲慢與自信,令官員無法接受市民批評,「手握權力的官員,既覺得自己的決定最正確,推出的政策便難有修改的餘地,對於市民的意見和批評,他們也常聽不入耳」。

周永新以《逃犯條例》修訂為例,指出市民對此複雜的法例修訂自然有疑問,官員應公開及詳盡解釋,「可惜的是,市民看見的,是官員不斷強調法例有『漏洞』,必須填補,但對於修例引伸出來的問題,官員卻未有滿意解釋,例如涵蓋的項目,為甚麼有些可剔除,其他卻保留?」周更指,市民不滿的也包括與修例最有直接關係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只看到她匆匆回答記者提問時,聽到的是她反駁指摘不妥當、是別人批評錯了。但錯在哪裏?難道政府提出的修訂就全然是對的?律政司長有責任向市民解釋啊!」

他亦批評向有些政策諮詢過程,今天蕩然無存,寄語特區政府施政不順「問題在於政府認為市民的意見可有可無:喜歡時就拿民意作幌子,不喜歡就說民意有分歧,加上負責官員心態高傲,以為自己的決定才最正確、才最符合市民的利益,結果是一錯再錯。政府若然這樣走下去,施政只會處處碰壁,民生福利難有改善。」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重申,民主黨提出增設日落條款、公民黨亦提出域外自決的建議,完全是務實建議,而政府在本地與海外極大憂慮下,政府仍然拒納兩黨方案,「冥頑不靈死推(修訂)」,難以自圓其說,批評當局捨易取難,指政府須交代為何要急切地短期內完成長遠的大問題,面對目前逼在眉睫的台灣個案卻不處理。

有指政府希望建制派配合加會,於5月內完成法案委員會的審議,楊岳橋認為「匪夷所思」,亦漠視應有的立法程序,強調極速以一個月完成審議「意欲何在?」他重申下星期初涉台灣殺人案的陳同佳洗黑錢案有機會完成審判,或重獲自由,「呢樣政府唔理,但又要喺立法會開快車,完全冇任何理據支持」。

民陣4.28反送中條例遊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