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教授親歷屠城「精神受電擊重創」
郝建救出軍人 堂弟槍下亡

更新時間 (HKT): 2019.05.06 02:20

「我這輩子唯一思考過死亡問題的就是在當天晚上,問過自己:『怕不怕死?』我回答過自己『不怕死』——這個問題我現在再問自己,『我是懼怕死亡的』。」

「每一個被打死打傷的人,都是中國政府有意的、在鎮壓當中傷害的。」

然而更重的創傷接踵而來,他的堂弟郝致京失蹤了,聽到弟妹打來的電話郝建渾身冰涼,反覆念叨「凶多吉少」。接下來的廿多天,郝遍尋北京各大醫院的停屍間,終於在復興醫院的狹小冰櫃中尋獲郝致京全身烏黑的屍體。致京,意為「奉獻給北京」,然而他的犧牲卻沒有獲得官方任何同情,在八寶山殯儀館的遺體告別儀式上,堂弟的單位中科院要求一定要在悼詞中強調是「誤傷」。「每一個被打死打傷的人,都是中國政府有意的、在鎮壓當中傷害的」,郝建強調稱。自此之後的三、五年,他和朋友都是長期處於休克狀態的,而從第二年開始,每到六四他必然會守夜、紀念,以行動對抗中共對歷史的粉飾和遮掩。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