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論壇】頭痛醫頭無助解決街頭表演問題 (油尖旺區議員 余德寶)

更新時間 (HKT): 2019.05.29 09:00
旺角「殺街」之後,街頭表演問題並未真正解決,反而擴散至其他社區。
(資料圖片)

隨着旺角行人專用區於去年8月正式取消,駐紮的街頭表演者四散至其他地區,並不時與其他表演者以至居民發生衝突,當中以天星碼頭、屯門公園和荃灣公園等最為嚴重。殺街結果非常明顯:行動不但未有徹底解決問題,更讓問題如火頭般擴散到全港各地。

在討論是否殺街時,筆者已提議有關當局理應進行規管,進一步實行發牌制度,以減少不必要的衝突。然而當時政府態度消極,完全沒有打算正面回應和解決問題。最近當局在回覆立法會查詢時,承認黑點之一的屯門公園三年內竟然只有兩宗成功檢控個案,暴露執法漏洞以至無力規管。諷刺的是,當局現時提出修訂《遊樂場地規例》第25條,希望加強規管康文署轄下公園,正是自打嘴巴,同時證明當局亦認為有必要就街頭表演作出規管。修例後,可就檢控作證人的基數擴展至不限「使用遊樂場的人」,包括場地經理及附近居民,希望收阻嚇作用。不過現時的修例內容只屬「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標不治本。即使撇除未能解決打賞表演者問題,修例後表演者可能如同殺街後由康文署轄下場地移師至其他地方逃避規管,激發更多衝突。當局的鄰避心態,最終只會令問題越滾越大。

其實不少國家均有針對街頭表演問題實行規管,諸如本年1月油尖旺區議會曾出訪考察的新加坡正是一個好例子,當地的發牌制度值得當局借鑑。表演者由國家藝術理事會作管理,並在1997年推出街頭表演計劃作規管。表演者如希望於全國過百個場地表演,就必須取得牌照。在取得牌照前,表演者必須經由藝術工作者組成的委員會評核,試演通過後再完成相關權利、守則等課程方可表演。表演者亦不可隨意於不同場地表演,他們必須選擇五個作為牌照限期中的表演場地,同時於規定時間內表演。投訴方面,當局首次會採取警告,再犯則會和表演者作了解和溝通,到第三次方會吊銷牌照。當然,新加坡當局亦非一味規管,他們也有以夥伴計劃和地鐵站先導計劃等推廌表演者到不同商場、餐廳以及地鐵站進行表演。當地的例子已為港府就如何規管街頭表演提供一個清晰的藍圖,當中的夥伴計劃更相當值得參考和在本港實行,當局大可以試點形式,與商場合作提供表演場地,使表演者有更多機會表演,商場亦增加表演節目,成就雙贏。

新加坡和西九文化區等例子中證明,要針對街頭表演作出規管本非難事,問題在於政府當局有否決心從根源解決問題,抑或是任其放任自流,繼續於全港引發不必要的衝突。不過,民政事務局現時提出的修例只着力處理旗下場地問題,對問題明顯欠缺長期規劃和方向,更遑論解決問題。可以預期的是,因街頭表演引起的衝突只會延續,當局絕對是責無旁貸。國家主席習近平曾以「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稱讚現屆政府施政,筆者認為,現屆政府在政治問題上的確如此,然而在直接影響市民日常的民生問題上依舊「避難」,欠缺承擔。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