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轟政府常稱「不評論個別個案」 陳景生指公眾難以問責

更新時間 (HKT): 2019.05.29 00:01
陳景生批評,特區政府常以「依法辦事」及「不評論個別個案」為由,拒絕披露資料,公眾難以問責。許頌明攝
(蘋果日報)

特區政府對於港人擔心被「送中」的憂慮經常顧左右而言他,指修例後可按需要向引渡國要求加入人權保障條款,法律界選委兼資深大律師陳景生批評,特區政府常以「依法辦事」及「不評論個別個案」為由,拒絕披露資料,公眾難以問責,認為港府硬要修例,最低限度要仿效英國做法,明文規定將移交決定權交予法庭,法庭可以引渡國人權保障不足或缺乏公平審訊為由拒絕移交。

現時對於加強人權保障有多個建議,包括仿效英國做法,訂明法庭可以審視引渡國的公平審訊狀況,甚至有關申請會否有可能違反該國人權法,或是港大法律學系教授陳文敏提出,訂明沒有簽署《公民權利公約》的國家不得作出引渡,以及透過行政方法在訂立協議時加入人權保障要求等。陳景生直言首兩項都可行,強調修例建議由特首取代立法會審核引渡國人權保障的權力,又沒有增加法庭把關權力,是最難以令人接受之處,認為最低限度應參照英國做法,將批核引渡要求的決定權交予法庭,「由特首或者行政機關自己一個審核(公平審訊)呢樣嘢,係令香港人唔放心,審核權力交畀法院,相信香港市民會比較放心。」

陳批評修例通過後再由行政機關訂立引渡條件不可行,直言「(因)香港市民暫時對(特首)林鄭冇咁嘅信心」,他以外國記者馬凱被逐出境一事為例,「政府永遠嗰句:『我不評論個別事件。』」屆時即使立法會議員追問,政府都可以此為由逃避問責,「唔評論個別事件,所以件事點衡量?你係無辦法睇到!政府講呢啲嘢,因為政府過去紀錄給人信心真係好唔夠,所以我唔覺得香港市民會輕易信呢套嘢。」

他強調,不是要求特區政府與內地「鬥法」,但明文列明由法庭考慮移交條件,包括引渡國人權保障及公平審訊狀況,是日後被移交人士作出司法挑戰的基礎。至於特區政府最近放軟口風,針對提出引渡的罪行追溯力可作調整,陳認為不設追溯力可以釋除部份曾在內地受文化影響貪賄的商人的疑慮,「會有啲幫助,平息到部份人嘅憂慮,但係我唔覺得係徹底解決問題嘅辦法。」

記者 梁穎妍

民陣6.9反惡法遊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