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
他們孤獨地抗爭

更新時間 (HKT): 2019.06.03 02:20

提起六四,一般大眾記得叱咤風雲的學運領袖,有關八九民運的小人物──因在街頭喊口號而入獄、因路見不平而燒軍車,或是僅僅因為幾分鐘的反抗,換來十多年牢獄甚至是死緩的,坊間關注卻鮮有。《蘋果》記者走訪多地,聆聽這些在歷史上失語的底層六四人物。

「政治流浪者」張京生:我比坐牢還孤單

湖南老民運人士張京生先後坐過兩次牢,民主牆運動時期辦民刊一次,1989年民運又一次,牢獄生活長達15年。出獄後淡出民運圈子,與親友鮮有來往,他坦言「比坐牢還孤單,牢友還有點共同語言,互相有點同情」。獨居、孤苦,一生幾一無所得,莫非是中國社會下追求民主之路的祭品?

車輛在城郊公路上顛簸而過,不過只是20分鐘,窗外的風景便從繁華市區轉換成另一番景象:一片片低矮的平房、稀稀落落的人流。67歲的張京生穿着一件稍顯陳舊的灰色大衣,腳穿一雙解放鞋,彷彿與周遭一切格格不入。還未走到他所住的片區,便已遠遠地看到社區警務站。「我現在比較低調,也沒怎麼參與活動,他們(公安)只是偶爾會來看看我」,張京生的聲音雖雄厚,說起話來不慍不火。

製魏京生特刊 「走上不歸路」

每月僅獲450元人幣 與社會脫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