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警方勁低估遊行人數 AI銅鑼灣數人頭揭真●數據

更新時間 (HKT): 2019.06.11 00:01

每次重大遊行集會,警方估計人數與主辦單位相差數倍,市民往往難以判斷誰是誰非。《蘋果》邀請IT人Colin以人工智能配合圖像分析技術,於原定遊行路線的一小段,統計6月9日反送中的遊行人數。電腦統計結果顯示,僅軒尼詩道和馬師道交界至少逾51萬人經過,超出2003年七一遊行規模,遠多於警方公佈的24萬人。Colin補充,由於原定路線太擠塞,大量人群分流至駱克道、莊士敦道,又或在灣仔插隊,未能統計,故實際人數只會更高。

記者 潘柏林

現時遊行主流統計方式都以人手點算,或者用集會場地面積,再推算可容納人數。今年兩次重大遊行集會,警方與主辦單位的統計數據均差異極大,以六四維園集會為例,支聯會公佈參與人數逾18萬,警方指高峰期只3.7萬人。6月9日反送中遊行,民陣公佈遊行人數達103萬人,警方則稱高峰期有24萬人,科技大學經濟系前主任雷鼎鳴更估算只約20萬人,相差最多5倍。

《蘋果》在反送中遊行前,邀請IT人Colin以創新科技統計,當中應用人工智能和圖像分析技術。他解釋,事前要輸入不同人的影像,訓練人工智能「認人」,「好似以前我哋幼稚園學寫A至Z,你寫一個A字要寫十幾次,唔同形狀嘅A,就會知道呢個形狀大概係A字。電腦AI都係同一個效果,畀一千萬張相佢,框住呢個係巴士、呢個係的士、呢個係差佬,呢個係(一般)人。」

他指,人工智能經過學習,會越來越準確判斷「人」。訓練結束後,6月9日他在灣仔富德樓做統計,在一個高層單位窗邊放置攝錄機,向外拍攝原定遊行路線其中一段軒尼詩道與馬師道交界,影像直接傳輸到電腦,由人工智能即時分析,成功辨別的人,會有紅框框起。電腦再於街道劃一條虛擬統計線,當遊行人士「衝線」,便計入遊行人數,「AI嘅好處係在於快,佢比人類優勝地方,可以毫秒之間指晒有40人喺度。」

統計於下午3時到晚上約8時期間進行,但實際統計時,前日因大量遊行市民塞爆軒尼詩道,故不少人在下午已自行分流,轉入駱克道、莊士敦道等街道前進,並沒有行經原定路線軒尼詩道一帶,故攝錄機無法拍攝。此外,富德樓位於銅鑼灣和灣仔之間,很多遊行市民無經銅鑼灣直接在灣仔站插隊加入,同樣並無經拍攝的街道,故這批遊行人數亦是無法統計。

不過,就算只計算拍攝的軒尼詩道與馬師道交界,AI數統計顯示已有517,478人,且到晚上8時軒尼詩道仍有市民在遊行,但人數已超過2003年最高紀錄,亦高於警方前日估計的24萬人。Colin稱,遊行直到天黑未完,由於光線不足,人工智能難以辨識在較暗位置的人潮,「電腦鏡頭有啲誤解,以為只係一塊黑色嘅野,但人眼對比度高,佢就會睇到有幾多人喺度。」

至於低於大會估計的103萬,他解釋因有很多遊行人士,並沒有行經拍攝的一段街道,沒有被統計,故實際人數或更多。

Colin認為,人工智能優勝在於不會有偏頗,但間中會走漏眼,例如遊行人士撐傘可能會無法辨識,有人手持大型紙牌,或會當多一個人出現,若情侶在遊行時非常靠近,人工智能亦可能誤會只是一個人,但誤差屬於可以接受範圍。

他指人工智能更準確統計,建議港大民研與大學電腦系合作,用人工智能統計遊行人數,「點解要聽民陣話咁多係咁多,聽警察話係咁多係咁多,點解唔可以有一個完全中立機構或人去做呢類統計?」

Colin指,6月9日一直看着遊行人潮由日至夜,自己都「毛管戙」,雖然無參與遊行,自己亦憂慮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影響香港司法獨立。遊行過後,港府當晚僅稱「今日參加遊行的人數雖然很多」,翌日特首林鄭月娥亦僅以「非常之多」形容遊行人數。

他認為,單憑遊行不能撼動政府,市民要思考下一步如何施壓,否則遊行人數多少,「對政府嚟講(遊行)只不過係一個數字。」他強調,遊行不應只追求數字,而是一個升級警號,「畀當政者知道,我哋係有呢堆人係好唔滿意政府,如果你再唔改善,再繼續喺度執迷不悟,呢堆人數唔再係遊行人數咁簡單,可能會觸發更多事件,甚至係一啲罷課、罷工,將行動慢慢升級。」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