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記者狠批遭警不必要武力對待 呂秉權:持武器者須有高EQ

更新時間 (HKT): 2019.06.16 16:51
(讀者提供圖片)

記者不應成為新聞的主角,無奈6月9及12日衝突被拍到記者遭警員以不同程度武力針對甚至攻擊,多名記者遭警員針對性使用武力驅趕,甚至有外國記者遭警員用槍指嚇。香港記者協會新聞自由小組成員麥燕庭批評,今次好明顯警方敵視記者,過往雖然也未有按通則協助記者拍攝,但至少沒有驅趕;今次卻明顯打記者,而且部份個案是他們採取行動前先打記者及趕記者走,明顯是不想記者拍到他們的行動。

麥燕庭質疑警方是否「預視自己會好暴力」,甚至不能按規則採取到適當武力,所以才趕記者走,當中更不惜採用武力,她希望警方清楚記者存在意義是報道事實,不是要抹黑任何一方。

她指出,根據國際人權慣例,一些人權被踐踏的地方,包括出現社會糾紛、衝突的場面,更需要記者在場,因為記者在場可以監察執法人員有否過激行為,保障普通市民人權是否受損,記協不接受警方採取行動前先趕走記者、甚至毆打記者,警方必須道歉,及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調查由誰下指令對記者採取暴力行為。記協至今收到27宗投訴,下周會正式轉去監警會投訴。

曾任無綫電視和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的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指,新聞工作者本身就要經常在混亂和衝突場合工作,今次6.9及6.12警方的行動卻似乎針對新聞工作者,他指新聞工作者也是履行公職,與警察一樣維持公義,雙方不是敵人,一樣在執行天職,因此記者不應該被針對,把記者當敵人地攻擊,並非文明城市做法。

呂秉權指除了記者,整個警方佈局連一些無衝擊、正在離開、甚至無動作的人士都被胡椒噴霧、警棍等武器襲擊,他認為警察受過專業訓練,手持武器的人必須有很高情緒控制能力,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唔係所有人都係敵人,唔係所有人都要用高度武力去打低。」他促請警方在執法時必須保持高EQ,「枝槍唔會射向唔應該射嘅人」,他指國際做法是當一個人正離開及無反抗能力時,不能對他們開槍。可惜當日衝突連醫療站都被人射催淚彈,連紅十字會人士在戰地都不會被攻擊,為何警方當日會攻擊救護站。他認為政府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由法官審視各種執法標準和證據,才可重建公眾對警察的信任。

加拿大廣播公司記者潘山(Saša Petricic),曾在世界各地目擊不少示威場面,他認為本港警方於周三鎮壓手段強硬,絕對可「媲美」國際武警,並對警方把槍頭指向記者表示強烈反對。他斥,警方經常以自衞為由動武,「記者身上只是帶備攝影器材,對警方根本毫無威脅」,如警方欲以暴力阻止傳媒拍攝,「一來無用,二來是直接損害公民社會權利」。

對於警務處長盧偉聰日前聲稱自己對記者「最客氣」,潘山認為警方深知粗暴對待記者是百害而無一利,惟前線警員受情緒波動,作出差勁的決定,「武器就在他們手上」,任何藉口都無法掩蓋有記者受傷的事實。

來自台灣的電視台記者Fan Yu稱,十分驚訝警方出動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對付一般民眾,甚至針對個別記者進行驅趕。她舉例,太陽花學運時期,台灣警方主要以噴水車和盾牌推後示威者防線,不會採取主動傷人武器,台灣記者採訪時亦較本港記者有保障,「我們根本不需要準備頭盔、反光背心,警察也不會動到我們」,對本港記者被粗暴對待感到訝異。

Fan Yu又讚揚本港示威者相當理性,會主動讓位給媒體拍攝現場情況,冀讓更多人知道香港情況,「台灣也很擔心『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民眾都很關注(送中修例)事情」。

於本港電台任職的記者陳先生6.12亦有於金鐘現場報道衝突,亦曾親眼目睹警員粗暴對待記者及以粗口辱罵記者,他指6.12發生的情況違背警方一向與傳媒合作的關係,「我唔覺得當日係前線工作嘅警員有理解記者工作嘅目的,甚至認為記者係妨礙佢哋工作嘅一部份,將一啲不必要嘅武力用咗係記者身上。」陳先生又批評警方在現場完全無示威者的情況下,同樣採取暴力去對待記者,「究竟佢哋知唔知自己做緊咩呢?」

有《香港01》記者認為警察使用暴力阻礙記者工作「好過分」,她指新聞自由係香港其中一個核心價值,「記者頭盔已經寫到明係press,仲要特登噴胡椒噴霧落去記者到簡直係不知所謂!」她指作為記者根本無法擔心自己人身安全,因為記者要盡忠職守地去做自己工作。

有BBC記者指,自己6.12去到金鐘現場已經傍晚6點,「雖然當日6點已經過咗最激烈嘅時候,但氣氛仍然好緊張,啲警察都不斷趕我地走,話記者都無用。」他指單憑短片難以評論警察行為,「身為記者唔可以就一條短片去評論佢哋行為,但可以肯定嘅就係一定係冇禮貌囉!」

正在《明報周刊》任實習記者的Anki表示,當日在現場直擊警方以催淚彈清場,甚至朝天橋上的攝影行家擲催淚彈,「其實冇諗過呢啲情況發生。傳媒係話畀大家知發生緊咩事,警察記者都在場做嘢,呢啲待遇係唔合理囉!」她指作為記者,會保持中立,把現場發生的真相傳遞予公眾,親友也擔心其工作,但形容自己走到前線投入工作時,「冇得驚咁多⋯⋯(其實)都驚嘅,咁咪帶多啲裝備出嚟囉!」

樹仁大學新聞系學生今午走到街頭上記錄遊行盛況。該校《仁聞報》設計師Janise指,看到警方粗言對待記者,感到不受尊重,記者當日在現場面對催淚彈同時仍履行工作,令她覺得記者很有勇氣,更加佩服,「為咗真相,佢哋付出咗好多。」

《仁聞報》社長Ally指,警方予人濫用權力,「警察嗰日講話唔好阻任佢做嘢,但換個角度我哋都係做緊嘢。佢哋好似overide(凌駕)晒遊行,係話事人咁,係好心痛同覺得唔受尊重,記者都係打份工,盡力搵出真相,尤其依家好多媒體都將真相掩飾,我哋更要搵出真相,做好記者呢個工作。」

該報網站編輯Mona認為,記者是想將真相傳遞,但警方阻撓是扼殺新聞自由和記者監察社會的第四權。Ally稱學校另一媒體以學生記者身份在衝突現場做即時新聞,他們有立法會發出的採訪證,結果翌日表明身份想入立法會竟被收回採訪證,「係咪學生媒體就唔係媒體?點解你自己發出嘅證件要反口收番?」

28歲任職採購業的洪先生批評,警方周三當日行動是濫殺無辜,行為暴力過火,更試圖阻礙記者報道真相,「著曬反光背心、頭盔,其實有眼都見到係記者,警察一見到唔係著住自己制服嘅人就用暴力」,今日遊行目的之一,是要求警方向港人和傷者道歉。

任職護士的劉小姐亦認為,警方執法不合理,「好似純粹發洩咁打啲示威者」,甚至主動攻擊記者,「已經表明身份,仲用啲好粗俗語言去驅趕,當佢哋係示威者」,阻礙記者採訪。她憂慮,有前線記者因此被嚇怕,「唔敢再行到咁前報道」,影響新聞自由和質素。

民陣6.16反惡法遊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