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反送中突襲式「游擊佔領」 學者:示威者學精咗 唔同你長期磨

更新時間 (HKT): 2019.06.17 16:25
(資料圖片)

過去一周,反惡法的香港市民3度佔領夏慤道或告士打道等主要幹道,與雨傘運動不同,這次沒有「大台」,也沒有對外預警或先兆,一鼓作氣突襲「自發」佔路,24小時內又撤走,不少人將之與法國「黃背心」運動比較。《蘋果》訪問多位站在最前線的年輕示威者,他們都說這種抗爭方式能以最短時間把群眾情緒帶到最高峰,客觀效果亦較雨傘運動來得實際,相信會成為未來港人示威新常態。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的24歲劉先生,6.9、6.12及6.16均有參與群眾運動,他認為大批市民短時間內多次走上街頭,由最初單一要求撤回惡法,直至昨日有4大訴求,「大家出嚟行嘅目的可能都有少少唔同,所以凝聚到好多人」。他認為雨傘運動與今次佔領的最大分別是,前者目的鮮明,要癱瘓主要幹道以影響社會及經濟,爭取真普選;後者則只是用同一手段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撤回惡法,「甚至唔一定佔路,如果當刻有其他方法,相信都會做埋……同埋真係唔會諗佔幾耐,因為傘運教訓就係,衝住『大家都要搵錢』呢個概念,所以佔咗好耐,但其實有一段時間係唔夠人,你所講嘅民氣都會隨時間慢慢消失。」

就讀理大的周同學及李同學,同樣站在抗爭最前線。他們雖然沒有參與雨傘運動,但均認同今次群眾意志遠較雨傘時更高漲。李同學認為,最近3次佔路抗爭,每次示威者的情緒很快就到沸點,頭2次亦很快迫使警方出動武力驅散,亦即取得效果;如果是佔領後一段時間仍不採取行動,相信威力不足以撼動政權。

周同學也認為,若用一日至數日時間進行最大程度抗爭,時間成本較少,「因為香港人覺得時間好寶貴,會比較願意出嚟。」她相信,這種抗爭方法亦會較受年輕人認同,「因為後生仔就係想盡快解決、有效果」,故有可能成為日後群眾運動的新方式。

雨傘運動的「大台」,於運動後被批評了多年;今次抗爭沒有所謂「大台」,有外媒讚賞為新景象。不過周同學擔憂,今次能夠沒有「大台」,是因為社交媒體的資訊足夠流通,從而動員;但代價是很難證實四方八面的消息來源。她認為這值得令人反思,是否應保持有「大台」,負責統一收集訊息。李同學則稱,希望有一位意見領袖,不單熱血、有經驗,也能在現場收集示威者意見時,摒棄任何政黨利益,才能真正代表示威者,受示威者信服。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佔領運動持續79日,對社會造成不便並引起社會反感,「但最終乜都冇,仲畀咗好多口實政府做事後檢控」,今次示威者已「學精咗」,「唔會同你長期磨」,反而這種「城市游擊戰」佔領有可能遍地開花。

鍾劍華又指,即使昨晚政府發聲明致歉,但遊行5大訴求「一個都冇回應」,他認為現時社會正等待政府回應,「一定要有啲實際行動,最起碼清楚啲表述係撤回條例先」,否則第3波示威必會出現,「就算得幾千人,去圍立法會,(政府)都好難做落去。」

法國「黃背心運動」曠日持久,示威者每周六都會到不同地點,以不同手段示威。鍾劍華認為,反送中運動與黃背心難以比較,因其目標主要針對新移民及穆斯林群體,加上大部份抗爭手法都偏向暴力,包括焚燒車輛及報攤等,「香港社會普遍對暴力都唔太接受,亦唔會好多人願意衝。」

過去一周,有市民發起不合作運動,如癱瘓港鐵;亦有市民到中資銀行取消戶口等,鍾劍華認為,雖然該些運動由市民自發,惟當時有團體發起「三罷」,這些運動是因上周三警方暴力清場導致的挫敗感引起,與黃背心不同。自佔領運動及2016年農曆年初一騷亂,鍾劍華認為港人對暴力衝擊的理解程度已有所提升,「點都唔夠啲警察暴力」。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