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科大博士生入稟追究一哥 和平示威區掟催淚彈

更新時間 (HKT): 2019.06.21 00:01

警方在6月12日金鐘清場時,向民陣的和平示威區發射催淚彈,險發生「人踩人」事件。香港科技大學博士生吳嘉倫上周五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索償5萬元,案件在7月30日聆訊。按現行制度,盧偉聰需親自上庭或派出代表應訊,否則審裁官可判其敗訴。吳嘉倫指,盧偉聰必須為襲擊和平示威者負責。

吳嘉倫憶述,自己當日到金鐘參加和平集會,曾在民陣和平示威區逗留,下午獲悉立法會「煲底」示威或會升級,想遠離有關位置已太遲,「見到遠處立法會附近有催淚彈啦,當時以為無事,點知隔咗一陣(警方)四面包抄不停咁揼催淚彈,最近我嗰粒大概係十幾、20米之外。」

他當時戴了一個手術口罩,感到呼吸困難,撤退去太古廣場期間仍然聽到催淚彈聲、槍聲,亦有人大叫有沒有哮喘藥。他批評警方濫用武力,「點解我喺嗰度參加和平集會,佢都可以襲擊我唔係保護我?」

特首林鄭月娥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近日稱,投訴警務人員有機制。但吳嘉倫表明沒有信心,投訴警察課等於讓警察「自己查自己」,監警會每年接納投訴個案少之又少,「佢哋基本上可以話係為所欲為,投訴警察呢個機制無可能做到嘢。」

若提出民事訴訟,一般市民又無法負擔昂貴律師費和堂費。早前有城大學生在2014年遭警員毆打、抓陽具,該學生本周一決定停止向警方申索,料需支付20至30萬元訟費。吳嘉倫曾修讀倫敦大學國際課程的法學士,他考慮各方案後,決定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為受襲的精神損傷向盧偉聰索償5萬元,案件排期在7月30日聆訊。

他解釋,入稟小額錢債是成本較低的申訴方法,自己繳交70元申請費和10元執達費,由於控辯雙方不准聘請律師,訴訟費用大減。他強調,警察需為襲擊和平示威者的暴行負責,「我哋唔接受警方呢啲超乎比例武力,甚至乎唔合理武力。」按現行制度,盧偉聰必須親自或派代表出席應訊。吳嘉倫表明,若盧偉聰願意和解,要求他以警務處處長身份公開為襲擊和平示威者道歉,承諾今後保證和平示威者安全。

不過,小額錢債審裁處的判決不構成案例,即使申索成功,不代表其他個案會勝訴。吳嘉倫指,希望申索讓其他受傷示威者有信心循法律途徑追討,近日他在「連登討論區」呼籲其他遇襲的和平示威者加入索償,「大家睇到呢啲警察暴行案件,其實香港法治都唔係好完善,我哋守護法治唔淨係拒絕中國大陸就完咗事,其實我哋喺香港都係要爭取返嚟。」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蘋果》,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警方不作評論。

大律師陸偉雄分析,小額錢債案件不得聘請律師,成本較低。他提醒,要追討損失必須證明自己在催淚彈攻擊下受傷,需要相關的醫療報告或心理科醫生報告。入稟市民一旦敗訴,法庭考慮申索理據是否充份,未必要求入稟一方承擔全部訟費。

法政匯思發言人李安然指,若入稟的基礎是人身傷害,訴訟時限是3年,相關人士必須在3年內提出。此外,入稟狀會提及案情,有可能牽涉披露刑事成份,例如示威者本身在暴動現場,入稟前應考慮清楚。他估計,盧偉聰不會親自應訊,會由政府派代表出庭。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年因為公民廣場案入獄,其間被懲教人員命令脫光衣服、蹲下抬頭回答提問。他認為懲教署濫權及行政失當,去年亦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要求懲教署及律政司賠償1.6萬元。今年2月裁判官認為黃之鋒的證供矛盾,裁決指控不成立,黃需支付200多元的交通及影印費。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