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6.12急救時再中椒 澳門記者被示威者救走後淚崩:冇可能對佢哋開槍

更新時間 (HKT): 2019.06.27 00:21

當權者暴政下,反抗的都成為暴徒;前線記者採訪示威如置身戰地,隨時「中椒」中槍。警方6.12鎮壓反送中示威者當日,在場採訪的澳門記者陳嘉俊首嚐「中椒」之痛,他卸下裝備洗面期間,防暴警竟瞄準其雙眼再噴椒,幸有示威者扶他逃跑至急救站,才不至傷勢加劇,「點解咁都要再補一槍?」全身紅腫刺痛的他無奈提早乘船回澳門,落船後從直播看到催淚彈橫飛,「速龍」追打手無寸鐵示威者的畫面,即時淚崩,「幫我急救係嗰班示威者,好多只係企喺度嗌口號,冇可能對佢哋開槍,睇到呢幕我真係喊……多謝香港市民」。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他慨嘆,澳門人大部份只從電視機看到示威場面,「喺現場就會明點解有香港人咁憎警察」。

記者 張文傑

反送中惡法行動持續,各界力斥警隊6.12濫權濫暴,前警隊一哥曾偉雄形容當日「兵荒馬亂」,圖將警隊暴力合理化;現場記者戴齊頭盔眼罩等裝備,希望將前線真相呈現,卻被當作暴徒看待。在澳門大學修讀中文系、20多歲的澳門記者陳嘉俊,早前在網上貼文,寫下6.12在港採訪反送中示威經歷,令澳門人對這次演變成「國際事件」的爭議了解更多。

繼本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來香港採訪後,6.11晚他再到港,翌日一早戴上頭盔、眼罩口罩、手持單反相機,記者證掛胸前,到夏慤道採訪突如其來的佔領馬路行動,其後再到添華道直擊警方與示威者對峙。一直站在最前線的他與行家聚在一起,大約11時,雙方衝突,警方出動胡椒噴劑,面部「先中一椒」;之後情況稍稍平靜下來,他除下裝備,用水清洗期間,身旁行家突然大叫「快啲走!」

他拿起背囊之際,大量胡椒噴劑已飛到眼前,「我冇着反光背心,警方就算識別唔到,當我示威者,但我真係清洗急救緊,你係咪要對我再射多次?」他被兜口兜面噴中後,忍痛轉身逃跑,警察卻繼續狂噴,令他後頸及背部大範圍受創,最終在示威者攙扶下倉皇逃至現場急救站,「真係要多謝香港市民,無條件幫我清洗咗好耐,好感動,仲問我食嘢未、畀水我飲,感受到佢哋好團結」。

由於胡椒噴劑一直流至褲腳、襪甚至鞋內,他全身紅腫刺痛,當時他亦未料到其後形勢急轉直下,遂決定下午2時乘船回澳門休息。他落船後看手機,知道武力清場已開始,「好傷感,唔係因為影唔到放催淚彈場面,係我一路諗,幫我急救係香港人,係嗰班示威者、義工,衝擊防線嘅人係有,但後面有好多只係企喺度、飲緊水,一齊嗌下口號,冇可能對住佢哋開槍……我開住手機睇到嗰一幕(鎮壓清場),我真係喊,我從來冇為啲政治事件、時事事件喊……除咗(去年風災)天鴿嗰陣,有澳門人傷亡喊過」。

阿俊:依家唔係打仗 你係警察唔係黑社會

他認為,警員受過專業訓練,亦有全身裝備、盔甲,而示威者中很大部份人頂多只拿著雨傘,「前排係有人掟嘢,你去清,但如果你真係再去攻擊後面嗰批,真係好唔對等,個武力完全差好大級數,由任何人角度睇,呢樣嘢就係唔公平」。他形容當親身在現場,感覺「真係似戰地」,「但依家唔係打仗喎,最多最多係叫做騷亂,但係你用槍射頭,用催淚彈去打一班企喺度既人,係咪真係要去到咁高級數武力?」他看到示威者倒地,被制服後仍被「速龍小隊」狂打,「冇可能瞓低咗,你仲打多幾下,因為你真係警察嚟,你唔係黑社會,你制服咗,就抬走佢囉」。

2014年傘運時,陳嘉俊仍是大學生,有來過佔領區,當時他認為不會再發生9.28施放87枚催淚彈的場面,但估不到5年後佔領再現,而且警方暴力進一步升級。他說,大部份澳門人只從電視機看到示威場面,如今親歷其境,就明白為何部份香港人如此痛恨警察,更以「黑警」稱之,「(香港警察)真係將個人仇恨放咗喺執法上面,香港人唔係無緣無故反警察、想推翻警權;澳門人唔知,其實真係執法上,佢哋對某啲市民做咗啲乜嘢,先會有呢個態度表現出嚟」。

他表示,有不少澳門警察朋友都關注事件,當中大致分開兩派,有些覺得警方執法「好合理」,「始終係(警察)行家」,但亦有部份質疑香港警察執法時是否放太多「個人色彩」在內,「有眼睇,太有仇恨、太唔專業」。

香港警察民望在紀律部隊中長期包尾,在澳門情況截然不同。他強調,澳門警察民望不低,警方公關工作亦做得不錯,「當然澳門有侮辱公職人員罪行,但係唔鍾意警察嘅人,相信主要因為抄牌」。根據澳門警方統計,很多罪案都因內地人而起,「8、9成,警方年度個表,好大部份都係博彩犯罪;開賭就伴隨住犯罪,金光大道斬人案、偷籌碼、扒仔黨,都係內地人」。他指今年初澳門警方開槍制止內地人在賭場外生事,市民都普遍支持,並認為澳門人大致都信任警方執法。

澳門5年前反離補 政府直接撤回草案

至於澳門人如何看待港人反送中運動,他指年輕人會覺得,爭取自己權益無問題,但中年人、長者似乎普遍認為「唔應該搞事」。不過,他坦言澳門人即使關心事件,支持示威者,但抗爭意識不會因此提高,「相信始終唔會有香港嘅衝擊畫面出現,要發生香港咁大件事,唯一我諗到嘅係突然冇得賭錢!因為澳門經濟好單一,博彩、旅遊,相輔相成,當社會冇咗賭業,經濟就會跌,就冇可能穩定,就可能有人會出來反(政府)」。

如要數澳門近年「最激」的示威行動,必定是2014年5月「反離補」運動,2萬人大遊行、7,000人立法會旁集會。他透露,當時示威者在新馬路與警方對峙,大叫開路,有人掟水樽,「爭少少啫(就衝擊防線),有議員、遊行發起人制止咗,因為知道一衝就大鑊,一衝個後果都係同香港依家一樣」。該次行動最終成功迫使特首崔世安撤回草案,「呢次算最深刻,應該唔會再見到,算跨出一大步,而當時澳門政府係撤回唔係暫緩」。

反離補後,近年澳門的民怨主要是交通問題,例如輕軌超支、抄牌掘路,他指即使之前有反對抄牌加價、抗議動保法倒退方案,最多只是遊行集會,「大家出嚟遊行,秩序好好,遊完就覺得任務完成,訴求講咗,希望你會聽,但唔會有再一步,(現時)遊行已經係最遠嘅一步,唔會再諗激烈啲」。

他認為澳門人爭取權益的意識一向不高,大家都只想社會安穩,「香港人就再邁前一步」。他舉例指,今年8.25澳門特首選舉,網上開始好多人討論,「我都冇份揀嘅,但係講完就算,無得選就算啦,無乜話要爭取一人一票」,因為似乎對基本生活都沒甚影響。他相信不少澳門人都覺得「搵到份工、三餐搞掂」最重要,不想付出太多去爭取更多權益,「咁樣社會環境下,唔想為爭取權利去再進步」。

反送中惡法運動未完,幾項訴求仍未得到回應,他強調未來會再來港採訪示威,仍會站在前線,將真相實況呈現出來,「下次嚟一定着長袖衫、包埋頸,因為真係好痛,仲會着番反光背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