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冀港人堅持非暴力爭民主:團結可改變世界

更新時間 (HKT): 2019.06.30 00:20
日前網民號召包圍律政中心,當時身在香港的Rebecca Johnson亦有到場聲援,為示威者打氣。謝榮耀攝
(蘋果日報)

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其創辦人Rebecca Johnson日前應邀到嶺南大學的「南南論壇」發表有關核能及核武的系列講座。在訪港期間,有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者發起包圍律政中心,來自英國的Rebecca亦有到場聲援,為示威者打氣。參與進公民社會裏頭數十年,她一直深信團結的力量,可以為世界帶來改變。對於香港人是否值得獲諾貝爾和平獎,她說若有這麼一天,將會是歸因於香港公民社會的抗爭。

記者 李雨夢

Rebecca Johnson於2007年創立「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Abolish Nuclear Weapons,下稱ICAN),並於2017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現任會長的Rebecca早於上世紀80年代已展開對於核武的關注,在一個因反核而生的婦女和平營「Greenham Common Women's Peace Camp」逗留了5年,接觸到很多核武及核試驗的受害者,從那以後,Rebecca Johnson便決心要將畢生奉獻於廢除及禁止核武的路途上,「這也是為甚麼後來會成立了ICAN,希望能將廢除核武變成一場全球性的運動」。她說,現時ICAN已有超過500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公民社會組織參與其中,「除了廢除核武外,這些夥伴也認同我們非暴力及非歧視的價值」。

在這10年間,除了連結世界各地公民社會的力量外,ICAN亦積極向各非核武國家進行游說,「我們說服更多的政府去簽署談判及承諾的協定,最終這些國家於2016年時在聯合國大會投票啟動翌年談判《禁止核武器條約》的決議案,我們啟發了無核國家去拿回它們的權力(We inspire the government of nuclear free nation to take the power back)」。Rebecca Johnson解釋,這些工作顯示出以非暴力手段反核可以是主動而非被動,「我們面對擁核武的國家總是會輸,但後來我們學懂透過這些非暴力而且集體的策略,以這些力量來要求禁止及消除核武」。

最終聯合國於2017年啟動了《禁止核武器條約》的談判,雖然遭到擁核國家的杯葛,但Rebecca Johnson認為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知道擁核國家杯葛這場談判,但它們不能令這個條例停止,它們必須處理(We know nuclear arm states boycott the negotiation, but they couldn't stop the treaty. They have to deal with this treaty)」。同年,ICAN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對於獲獎,Rebecca Johnson直言感到意外,「但我知道這不僅是個祝賀,而是推動我們應要做得更多、更好,而且亦要努力令條約能真正付諸實行」。

參與進社會運動裏頭數十年,現時65歲的Rebecca Johnson也有注意到香港社會運動的發展,「我感到羞愧,英國殖民政府只讓香港有兩年的普選,但沒有讓香港建立起真正能夠自主的民主制度(We were so ashamed. The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 only gave universal suffrage to HK two years, but didn’t establish enough of the real autonomy for the democratic institutions)」。她指當看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時,就會想起年輕時自己曾經參與的婦女和平營,「我非常支持示威者以非暴力手段去向政府展示他們的訴求,我今年65歲了,我很支持年輕一代所做的事,他們才是擁有新世界的人,我在倫敦時也會參與抗議及集會,世代的團結也是很重要」。

對於社會運動的關注亦令Rebecca Johnson走進運動現場,本月27日網民發起包圍律政中心,當時身在香港的Rebecca Johnson亦到了現場聲援,為示威者打氣,並直斥政府對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等武器,認為做法不能接受,她的出現及聲援得到現場群眾的熱烈歡迎。訪問過程中,Rebecca Johnson不斷強調非暴力的原則,那是因為,暴力會繼續滋長暴力,「我看到軍國主義(miliartarism)帶來的不僅是戰爭,還會製造出各種各樣的武器,我們希望能夠改變引發戰爭的想法和機制」。

在反送中的運動中,有外媒大讚港人和平示威,甚至認為港人值得獲諾貝爾和平獎。Rebecca Johnson認為,任何人若嘗試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都注定會失敗,「你不能立志去做這件事(You can't set out to do that)」。她解釋,諾貝爾和平獎有其政治考量,同時也是在向世界發出訊息,「如果香港人真的獲獎,我想應歸因於香港公民社會的抗爭,(和平獎)是對建立更好的民主制度表達支持。(I think if Hong Kong people would be given it, it would be attributed to Hong Kong civil society resistance. It would be an expression of support for building greater democracy)。」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