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斥林鄭「雙面人」拒與示威者對話 市民指無回應青年輕生:好無恥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12:13
有烽煙市民批評林鄭是想「擺班細路上台,想逆轉民意」。

示威者昨(1日)衝擊立法會,泛民立法會議員傍晚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會面,但遭特首辦以事忙為由拒絕,林鄭於今日凌晨4時現身見記者,圖製造分化和撕裂,稱見到和平理性的遊行人士,及違法和目無法紀的衝擊立會示威者。不過,多位市民今早都在電台節目上表示明白年輕人的衝擊行為,反斥林鄭是雙面人,企圖「擺班細路上台,想逆轉民意」,並相信如果林鄭昨晚肯與示威者對話,他們亦不會對她作出危險行為。

黃女士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的烽煙環節上表示,昨參與遊行後,見到立會附近的年輕人舉起紙皮要求支援,感到很不舒服,批評政府稱要譴責年輕人,但其實「應該譴責嘅係呢個政府同呢班官,咁對班細路」,斥林鄭稱要聽民意,與青年對話,但「傾咗啲咩?」形容她是「兩面人」,想「擺班細路上台,想逆轉民意」,黃女士說自己也是為人母親,但林鄭至今沒有對3位年輕人輕生作回應,「真係好無恥」。她認為,若林鄭昨晚肯現身與年輕人對話,相信「班細路都唔會好憤怒」。

70後的李先生有參與6.16遊行,但昨日本無打算出來,直至下午看到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卻被形容是「衰過六七暴動」後,終忍不住出來。他批評指罵示威者人士,可以不贊成他們的做法,「但佢係同我哋一條路,唔可以分割」,認為若覺得示威者行為過分,可用自己理性方法去「各有各做」,因為「大家都係為咗一個理念」,並指政府才應受譴責,反問「令咁多人上街,又已承認自己失當,令呢啲事發生,但乜事都無,邊個暴力呀?」

市民何小姐昨遊行後,得知年輕人衝擊立法會,也出於擔心趕到現場。她說,6.9、6.12、6.16、6.21、3人先後以死明志連串事件發生後,不認識他們的市民都感心痛,更何況是在前線的示威者。她希望林鄭「唔好踩斷最後一根稻草」,應立即出來回應訴求,讓示威者「都可能覺得已有嘢可向3位以死明志的死者交代」。

不過,另一位李先生則對示威者的手法不表認同,但認為「歸根究底林鄭,甚至過去幾屆政府,不知所謂」。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批評林鄭至今沒有回應市民訴求,造成與年輕人撕裂越來越大,並指他們「可能手法係有亂,但你唔可以質疑佢哋愛香港嘅心」。他促請林鄭不要再為面子身段,盡快與年輕人對話,「任何一個要負責的人都應落現場,不能逃避,已讀不回只令人更嬲」。他希望不要再有手足出事。

昨日參與示威並擔當支援角色的市民黃先生在港台電台節目《千禧年代》承認,衝擊行動中有暴力行為,但強調是政府迫出來,「完全無回應我哋訴求,無出現撤回」,並質疑嘉賓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仲可以叫我哋了解下《逃犯條例》」。

質疑政府設「空城計」誘示威者入局

對於警方昨晚未有及早清場,不少市民都認為是政府設局。聽眾邱太認為,警方有能力一早清場,但為何要等示威者攻入立法會才清場,「擺明係空城計」。她指,示威者在立會是有秩序破壞,好克制,過程中無傷害他人,「佢哋真係暴力咩?流血嘅係佢哋」。她指,自己過去多次參與遊行,但無法獲政府回應訴求,「想問呢個政府有幾失敗,先可以令一班後生仔絕望到咁樣」,她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公信力法官、前官員處理,有正反兩面聲音亦可。

陳先生則說,昨晚有觀看電視直播,看到配有裝備的警方當時在立法會大樓內,但面對示威者衝破玻璃門,警方都沒有制止,反而一路撤退,讓示威者有大肆破壞機會。他質疑政府是想事件造成輿論,有機會反擊,「林鄭神隱咗十幾日,無啦啦深夜出來,(讓她)有彈藥反擊,好明顯讓市民睇到係一個局」。鄧先生亦問,為何示威者早在下午已圍立法會,但警方「等青年人到9點情緒高漲都唔做嘢」、「居然任由佢哋衝撞、完全唔理,仲要撤退」。他批評,民建聯要為《逃犯條例》修訂負相當大責任,因為他們盲目支持林鄭,向中央獻媚,並批評林鄭沒有早日出現,「好似當年(清拆)皇后碼頭(咁有)所謂的勇氣」。

張先生亦質疑政府沒有阻止衝擊,「一開始完全有足夠能力阻止之後事情發生,點解你完全唔做」,但反而6.12當日向市民投擲催淚彈:「該驅散唔驅散,唔該驅散就掉幾廿個催淚彈」。他又不滿政府經常以「讀書、讀法律、讀條例」方式回應,指市民是想聽政府解決事情,但「而家政府只係識得譴責」。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