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特寫】佔領立法會3小時 絕望抉擇去留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17:30
李家皓攝
(蘋果日報)

示威者7.1晚上史無前例地佔領立法會3小時,對他們來說,這可能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役,最後的反抗機會。沒有大台之下,留守或撤離,由自己決定,正如示威者說,這個人生是他們的。

在示威者攻入立會前1小時,「煲底」每一記撞門聲,伴隨年輕人叫喊「香港人加油」,響徹龍匯道一帶;同一時間,政總「門常開」樓頂燈光不斷閃爍,與對岸海旁幻彩詠香江表演互相輝映,九龍站ICC大廈更亮出刺眼的七個大字,「香港明天會更好」,與立會現場的緊張氣氛,形成強烈對比,猶如平行時空。

示威者晚上9時衝入大樓,跨過碎裂的玻璃門一刻,無比激動,有人振臂高呼;記者一直跟着示威者,有人一鼓作氣衝上一樓,發現空無一人,即時冷靜下來,謹慎地搜索是否有警察匿藏埋伏。「無狗呀,上嚟啦!」大批示威者跟隨上樓,有人砸毀大樓內大電視、電子屏幕洩憤,但很快已被其他示威者喝止,並呼籲大家冷靜。有人即場寫告示,提醒要保護文物、不要破壞圖書館;在地下餐廳,有示威者取走雪櫃內飲品後放低錢,貼上「我們不是賊人,不會不問自取」字條。

現場有示威者明言,入立會最重要目的是佔領會議廳,控訴主席梁君彥不聽民意硬推送中惡法。他們途經會議廳外走廊時,甫見歷任主席的畫像,即時用黑噴漆塗污梁君彥及范徐麗泰的樣貌,再拆下來,用硬物猛打,但他們並非「有殺錯無放過」,選擇性地「放生」曾鈺成、黃宏發及已故的施偉賢。不過,曾鈺成的畫像最後也被人拆走,遺棄在添美道。

其後示威者入會議廳四處噴漆,「反送中、釋放義士、太陽花HK」,並在主席台上怒撕基本法,更問在場記者:「邊啲座位係建制派坐?」隨即在建制派議員座位噴上「取消功能組別」大字。他們又打爛大樓內的CCTV,以防被拍攝到容貌。

晚上10時許傳出警方將短時間內清場,有示威者呼籲大家趕快撤退,「有得走好走啦!唔好死守!」經過一輪討論,訂下死線,讀出宣言後離開,當時只有數十人留在會議廳,有人稱要封死大門「用條命死守」。有示威者向記者坦言,不知可以留在大樓多久,「想話畀林鄭月娥知,入到一次可以入第二次、第三次,希望政府還政於民,香港係屬於香港人民」。

去或留,示威者期間多次爭拗,而在場最冷靜的是負責管理物資的示威者,他們在進入立會時即搬來大批食物食水、生理鹽水,當知道會撤走時,又能快速地盡量送物資出「煲底」。記者問他們是否有樽裝水,「物資組」人員遞來一支,並說:「其他係生理鹽水,唔飲得㗎」。

沒有大台之下,示威者一直互相提點,尊重彼此的意見,但生死關頭,都有一個共同願望,「一齊撤一齊走」。最終數名希望死守抗爭的示威者,被其他示威者合力抬走。他們大家未必相識,但都是戰友,都是香港人,一個都不能少。

記者看着示威者用噴漆寫上「真普選」、「時代革命」、「釋放梁天琦」及「永不屈服」等字句,他們從沒有忘記中共及港府一直以來的惡行,這些怨憤一直累積。在會議廳外,有人更噴上「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官迫民反」,在最後死線前,示威者不斷在大樓內來回跑,通報緊急訊息,有人邊跑邊叫:「就嚟清場啦,留定退,自己決定,呢個人生係你哋自己㗎!」

這個晚上,看着眼前這些一心為香港未來努力的年輕人,他們那種絕望,不在現場的人,可能難以理解,但他們那種義無反顧,絕處中,卻看到希望。

記者 張文傑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