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以浮板製盾 男生清場前立會外死守:我哋每個人都驚 但冇辦法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17:32

昨天有示威者闖進立法會大樓,並且佔領會議廳。行動由昨午左右開始,示威者以鐵籠車撞擊議員入口2的玻璃門,當時社交媒體又再出現5年前以「請廣傳」開頭的訊息,指帶頭撞擊的人與一日前撐警活動中的黑社會是同一批人,甚或有人指他們刻意激進,企圖分薄民陣遊行的人數,惟記者現場所見,該批帶頭衝擊的人大部份都是年輕人,泛民議員嘗試勸退時,有人表示已做好被捕、受傷的準備,甚至表示「我條命唔X要啦」。

昨午1時多,記者到達立法會議員入口2,前線示威者已開始用一輛裝滿雨傘和雜物的鐵籠車撞擊玻璃門,當時只有2至3名示威者推着鐵籠車,他們不時停下來,向身後呼籲「埋嚟幫手呀,都嚟到呢度,仲企喺度做咩呀?」很快,有更多人加入,至6至7名示威者一同推動鐵籠車。

其後,數名立法會議員包括許智峯、鄺俊宇及郭家麒等來到前線,用身體擋着鐵籠車,希望勸退示威者,「現在入面冇會開緊,又冇高官,你哋衝入去只係會俾人拉,到時點算呀?」亦有議員指警方一定會用武力驅散示威者,「你哋受傷咁點算?」

「咁又點呀?就算100萬、200萬、就算今日有300萬,咁又點呀?有用咩?」泛民無法勸退躁動的羣眾,反而激起更多明志的聲音,「3個人死咗啦!你不如教吓我哋可以點?如果唔知就走啦!」、「3個人死咗啦,仲可以點呀?」、「我條命唔X要啦,你唔好理我啦!」、「我哋已經預咗,你走啦!」記者回頭望向示威者,只有一雙雙憤怒的雙眼,不知何時開始變得通紅,有人熱淚盈眶。躁動的人羣,他們心裏哀悼着3個已逝的人。

晚上近12時,警方已宣佈短時間內清場,並表明會使用武力,立法會會議廳外,一個男生坐在地上,他正製作粗糙的盾牌——以膠索帶穿起兩塊游泳的浮板,穿膠索帶時,他雙手不斷顫抖。

記者問,你害怕嗎?「我哋每個人都驚,但冇辦法。」

你有沒有預想過付出最大的代價是甚麼?「坐好多年監。」

你會留守到最後一刻嗎?「我唔會留喺會議廳,但而家整緊呢個盾牌,係想擋住唔同入口,陣間『黑警』嚟到,我可以幫佢哋擋住,頂得一陣得一陣,到時如果佢哋想走,仲有時間,唔使佢哋變做孤島。」

記者 趙雅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