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公務員促參考太陽花處理抗爭 長者立會外絕食爭普選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18:56
68歲的廖婆婆,在立法會外絕食抗議。林俊謙攝
(蘋果日報)

不願上鏡的陳太稱,昨日參與七一遊行後,經過太古廣場附近,有不少示威者呼籲遊行人士到立法會支持學生,但她帶着女兒故沒有到場聲援,「覺得好無力,幫唔到佢哋。其實我好想同佢哋講,叫佢哋加油、要小心,但噚日我一句嘢都講唔到……」她指示威者因見她帶着女兒,故亦叫她不要到現場,「好想幫手,但幫唔到,噚日都瞓唔着,一路睇住電視……我覺得係要保護佢哋。」對於外界批評示威者暴力,她指:「係咪應該問清楚點解會搞到佢哋咁樣?係邊個逼到佢哋咁樣?好地地響屋企涼下冷氣唔好?佢哋係咪為咗自己?」她直言自己昨晚雖不在現場,「但我都係佢哋其中一份子,點都會支持佢哋。」

她亦狠批特首林鄭月娥昨晚譴責示威者是「無恥」,稱不明白她何以一直拒回應訴求。對於有死士稱願意犧牲,她坦言作為母親,希望他們都平安,明白他們的家人在家守候他們的心情,「應該係好絕望先會咁做,我唔會指摘佢哋,會同佢哋企埋同一陣線。」亦希望更多香港人因為他們而醒覺。

同樣不願上鏡的王先生(化名)任職公務員,他特意趁午飯空檔到連儂牆拍照,他坦言昨日雖看到示威者衝擊,但制度的暴力才是無法被外界看到,他坦言自己在六四時亦是大學生,曾參與多次示威遊行,明白年輕人的想法,曾到過佔領現場的他亦坦言,年輕人抗爭是「攞苦嚟辛,又要俾人打,又要食催淚彈。」因為是政府一直拒絕回應才令年青人情緒激動。他認為昨日的行動,年輕並沒有過份訴求,只是為了社會,「我明白佢哋、體諒佢哋。」又認為抗爭者亦具公民質素,「誇張啲講,佢哋有無打人?有無放火?佢哋拎汽水都識得放低錢,亦叫人唔好破壞物品。」但他坦言自己並不希望出現暴力事件,「唔應該主動去犯法,咁樣未必得到同情。」但他認為政府可選擇以何種態度去定性事件,如參考太陽花學運,「梁振英都唔檢控啦,胡仙都唔檢控啦,政府其實有選擇權。」

前公務員力撐學生

62歲的梁先生曾任職公務員,見盡職場上有高層在處理投訴時故意不按程序,刻意收起有關資料,才感到自回歸後一切已不盡相同。時至今日,當權者只顧共產政權、官商勾結,破壞香港法治、制度、自由,造就當今局勢。他平日有瀏覽新聞的習慣,留意政府施政方針,「共產黨已經無法無天,政府卻以這條送中法例加附在香港人身上,我相信香港整個自由的制度、健全的法制,會全盤比林鄭月娥搞到萬劫不復。」

兩次反送中遊行人數創新高,他最初都抱期望會有官員因而問責下台,到頭來卻只有官員「厚顏無恥咁出嚟」。有年青人不甘,發起各種不合作運動,訴求卻一直無一兌現,才選擇跨越和平這個界線去表態,衝擊立法會。梁直言,「我覺得呢個表達係好好喎,我係接受嘅,比起其他外國所謂暴動,(香港)一啲火頭都冇囉!甚至乎未有破壞之前,都係冇架喎,係你哋政府冇出嚟問責下台喎,係你哋政府冇去重視真正嘅民意,簡單一句:官逼民反。」他力撐這些年青人,「而家特區政府所做的事,比起現場人士的表達方式,佢哋(特區政府)嘅罪行係到百倍。」

雖然有人不認同示威者的破壞物品的行為,梁卻表示「絕對認同」,「咁大型的運動,必然會有些少損壞和破壞,好正常架」,希望市民能理解是官逼民反結果。他斥政府在遊行過後的「暫援」說法厚顏無恥,只是「呃香港市民」,「以特區政府近年嚟嘅謊言,而家冇人信架啦!都係假話、呃人哋架咋,轉頭佢哋又會用咁嘅顏面出嚟話比香港人聽。」

他看到不少年青人就反送中運動走出來,最為感觸,同時抱着一分歉意。「當特區政府要推送中條例,有咁多人走出嚟,尤其是年青人走晒出嚟,仲勇於表達,我身為老一輩都有啲汗額。」他認為自己那一代,只重民生,拒談政治,弄得要由年青人去承受社會改變。參與了多日的示威活動,接觸了不少年輕一代,梁讚揚他們懂得團結,彼此以禮相待,「不少年青人係自己嗰袋拎出幾枝水、幾包餅乾,放係行經嘅物資站;在場亦有年青人做環保工作;甚至乎發生輕微碰撞,都會講聲對唔住。淨係這些事情,已經令到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好感動,因為原來呢班年青人有咁好嘅教育。」相比起6月30日所謂的撐警大聯盟,他指有不少新聞可目睹事實,「通街打人,甚至有警察放人,受害者反而被圍和被要求出示身份證」,直斥「而家呢個特區政府真係好可恥」。

反送中運動發展到這個狀態,他坦言「唔知道下一步行動可做什麼」,但表示「如果坊間收到任何信息,有人話『我哋繼續出嚟表達』,我一定到!年青人醒覺啦,我哋呢啲幾十歲人,就會跟住年青人,一齊去表達。」甚至乎會身邊朋友分享,希望讓他們知道年青人在做甚麼,希望鼓勵他們共同參與。「我哋就好似學南韓咁,個個禮拜出嚟坐,一定嚟坐!坐到個執政者要下台!」最後他鼓勵年青人不要氣餒。

留美大學生相信歷史自有公論

21歲的電影系學生、剛從美國回港放暑假的毛先生亦有到連儂牆獻花,他指昨日衝擊事件雖然違法,但應該想「究竟係啲咩令到呢班年青人冒着前途盡失的風險做出呢啲行為。」他指政府在多次遊行示威後仍拒絕回應市民訴求,或有必要採取較激進的行動。對於昨日的「死士」,他認為他們是希望喚醒更多人,是非常絶望才會出現。他又批評特首林鄭月娥及其他高官均沒有正面回應市民訴求,更避開有人反送中人士死亡的問題,「作為一個有良知嘅人,面對呢啲問題唔可以逃避。」他相信昨日事件或會影響民意,但過去不少革命,如法國革命或美國獨立戰爭,的確惹起不少爭議,但最終歷史自有公論。

連儂牆的另一邊,有人以絕食行動促使政府回應。68歲的廖婆婆昨日遊行完畢便回家看現場直播,一夜無眠的她提起昨夜情況時已淚眼汪汪,並形容闖入立法會內的示威者是「理性」的,因他們沒有盲目破壞立會設施及文物,「我要出嚟做啲嘢,今日佢哋向前衝,我向前衝只係負累佢哋」,故選擇以絕食形式進行和平抗議。

她希望以絕食行動迫使香港政府進行政制改革,她認為不論誰上台或下台,都無法改變現今局面,「以大多數香港人嘅素質,係值得有真普選,同埋取消功能組別」。她未知何時會結束絕食行動,但她希望跟她年紀相約的一輩能夠接力,強調要令政府任何一個官員回應他們的訴求。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