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年輕爸爸留守立會冀身教子女:有責任給下一代更好生活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00:58

被問到會如何評估留守風險,他答得很淡然,並表示「預咗」,「入得嚟就預左(坐)10碌8碌,一身傷」,唯一防守只是鎖住議事廳,亦靠立法會外人士支援,「我哋一早知警方好惡,解放軍好惡,唔夠膽做咩要出來呢?」。至於對於其他示威者不留守,他說:「唔應該指責其他兄弟姊妹,兄弟爬山各有各做....一定要靠樓下啲人,我留低係有象徵意義。」

最後,他想對香港人説一聲「大家好運」;而作為父親,他想對子女說:「老竇畀唔到啲咩你,睇吓老竇今日做咗啲咩,睇吓對你哋嘅人生有咩參考,對與錯我唔敢講,自己諗吓!」雖然他堅持留守到最後一刻,但凌晨開始龍和道開始有防暴警施放催淚彈清場,其他示威者合力將他拉走。

戴上頭盔口罩、走上立法會示威區衝擊前線的A先生(化名)及唯唯,向記者無奈說出,多個月下來的抗爭運動帶來的挫敗與絕望,比生活上遇到的種種切膚之痛都要心傷、氣餒,「如果我哋唔強硬啲,行前多幾步,失去咗嘅人、自由,就永遠都冇辦法彌補番……」

A先生(化名)及唯唯均有參與6.12金鐘衝突及6.16大遊行。A先生說,經過兩場百萬人大遊行後,已經感到和平遊行沒有作用;而6.12衝突後至今,政府亦沒有回應示威者訴求,「甚至今日7.1酒會,林鄭仲係覺得自己係啱、示威者做乜都係錯」,這種無力感及絕望感,是生活上從沒遇過的。

他稱,自己在過去數次群眾運動中,並沒有站到最前線;但接連有3名同路人因為抗爭而犧牲生命,令他反思到,要為自己及所有人爭取自由,既然已經踏出了一步,為何不再「走前多幾步」呢?

唯唯也稱,每個走上街頭的人,本身必有一定犧牲,或是家人關係、或是前途與錢途,但到這一刻,她覺得只要大家團結,仍有一絲勝利希望,「特別係今日,我覺得氣氛真係幾令人感動。」

至於抗爭底線,A先生稱無力感及絕望已籠罩所有人,「大家都唔想喺呢場運動結束生命,但真係好無奈、好無奈」,他個人不會鼓勵或阻止任何表態的方式,「但都希望大家尊重每一種表達方式,因為佢哋唔係錯嘅一方。如果下下叫人唔好去死,到抗爭陷入死胡同,佢最後都可能會輕生。」

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樓後,消息一時亂竄,既有人呼籲更多人進入,同時又有人呼籲撤退。化名M先生的示威者在現場向《蘋果》記者表示,有從立法會大樓外傳來的消息,稱懷疑龍和道有「速龍小隊」集結,因此有不少示威者撤離;不過他就傾向「睇定啲」,「其實入嚟嗰時已經預咗有警察,而家出去可能反而仲危險」。

警方在立法會大樓一直都重兵駐守,但晚上近8時半示威者進入時,警方卻全面撤離,M都覺得甚離奇。他指當示威者在正門嘗試進入時,在左面仍見到有配備催淚彈的警員,「所以入到嚟見到無人,其實都好感意外。但係老實咁講,你去到呢個地步,你叫啲弟兄唔好入嚟,話係空城計,佢哋都唔會服㗎喇,所以始終都會入咗嚟先。」對於下一步,他估計佔領或在今晚就結束:「你知香港人好現實嘅,基本上聽日可能都係會返工,好多人會自動散。」

錢小姐則認為,政府連日來無視市民的訴求,行動升級至衝擊立法會是無可避免的事,「政府一直釋出嘅反應就係唔會回應我哋任何嘅訴求,大家都要求撤回反送中呢樣嘢,佢亦都完全唔回應,然後一直將啲嘢卸番落市民到」,她指當所謂正常途徑都無法追究責任時,行動升級是必然趨勢,「當制度嘅暴力比肢體上嘅暴力更嚴重時,其實真係無辦法」。

17歲的何同學表示自己是第2批衝入立法會的示威者,坦言是希望「做番一直以嚟想做嘅、10幾年都冇做過嘅嘢,要有番屬於香港人嘅立法會」。他又認為雖然物理上未必能難阻止立法會運作,因香港警察清場心狠手辣,但衝入立法會有象徵意義。

他認為,衝入立法會能真正向政府施壓,「有機會政府真係回應……我最希望可以全面撤回送中惡法,有番問責制,一定要有官員下台」。他又指,明日原本要上學,會視乎情況留守,已通知家人情況,「入唔入嚟大家自己決定」。

然而,亦有參與市民不認同行動升級,阿邦認為升級的行動者不願意配合,「覺得依家好似越搞越禍,遊行已經聚集咗咁多人,都仲要撞,同埋搞錯咗地方,又無建制派議員,又無林鄭同局長喺度,好似嘥時間同力氣咁囉,唔係為個運動好」。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