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派口罩 掃地清場 助急救 記者眼中比任何人更愛香港的「暴徒」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3 00:02

也許有人會認為,在鬧市中戴着頭盔眼罩,加上N95口罩的人,看上去面目模糊好像來者不善,但事實上,這些都是抗爭者用作保護自己的最後防線。由立法會玻璃窗爆開的一刻,他們大概已被部份人標籤成「暴徒」,但記者眼中的「暴徒」,卻是一個又一個可愛又可敬的香港人。以下是數名記者於7月1日晚上的經歷:

下午3時,民陣遊行隊伍到達金鐘太古廣場對開,正正就是「中環遮打/金鐘」的第一個分岔路口。不少「暴徒」裝束的人呼籲遊行人士轉右到金鐘聲援示威者,「好多中學生喺入面呀!如果少人佢哋好危險㗎!求吓你哋吖!多你一個,真係多好多㗎!」戴着厚厚的口罩,他們叫得聲嘶力竭,哪怕只有多一個人響應向右轉,「多一個,真係多好多」。有媽媽推着嬰兒車向「暴徒」大叫:「我過唔到去呀!你哋要加油呀!」有兩名「暴徒」聽畢暫停呼籲,轉身向這名媽媽作90度鞠躬,齊道「多謝你!」如此有禮之「暴徒」,世間罕見。

入夜後記者轉到立法會「煲底」衝擊現場,在場人士拆下路邊鐵欄作防守之用,轉眼間,特首辦外的鐵欄已差不多完全拆卸,只餘下一支又一支鐵柱。但為免他人誤觸鐵柱尖角而受傷,他們將勞工手套套上鐵柱頂部。這班「暴徒」在破壞之際,仍有一顆顧己及人的心。

「暴徒」佔領立會會議廳期間,四處詢問在場人士是否需要食物,不只一次主動派小食予記者,「你哋餓唔餓呀?要唔要食啲嘢先?」接近凌晨,警方清場的消息傳出,有「暴徒」開始拿起垃圾袋收集垃圾、有「暴徒」拿起掃帚掃走地上索帶。掃帚掃到記者腳旁時,「暴徒」還叮囑「小心腳啊!」亦有「暴徒」分工合作,「我哋一人掃一邊!」爭取在撤退前清走垃圾。

清場時間越逼越近,「暴徒」又在夏愨道向記者派口罩及生理鹽水,見個別記者沒有頭盔,二話不說就遞上一個全新的,叮囑小心安全。記者就在警方發射催淚彈前數分鐘,有「暴徒」眼見記者只有頭盔和眼罩,便遞上N95口罩,好讓我們催淚煙中保護自己,繼續採訪工作。

至近凌晨12時,警方防暴隊終沿龍和道向立法會推進,留守在路障後的「暴徒」撐起雨傘抵擋,警方卻二話不說在遠處舉起「施放催淚煙」的黑旗,數分鐘後隨即施放多枚催淚煙,駐守龍和道的記者雖然戴着眼罩,亦被催淚煙薰得淚流滿面。兵荒馬亂之間,有人一邊走避一邊替其他「暴徒」及記者以生理鹽水洗眼,但煙霧太大令眾人不得不繼續向添馬公園方向前進,婉拒「暴徒」洗眼好意。但「暴徒」竟追着記者,堅持要替記者洗眼,亦有人「嫌」記者的眼罩保護不足,遞上保護力較好的眼罩,另一處又突然有人遞上一小包生理鹽水,不斷說「記者小姐小心!」煙霧雖令記者看不清這些「暴徒」的面容,但烙印在記者心中的是那一個個善良、守望相助的香港孩子。

「暴徒」們的身影最終隨催淚彈的煙霧消去,也許有人認為他們是「暴徒」,但記者看到的,是他們對陌生人的愛;想深一層,其實是他們對香港人的愛、對香港的愛。在我們心中,他們永遠也只是示威者,而非暴徒。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