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疑警方無舉旗兼瞄準射人頭 7.21示威者上環中彈頭皮裂開

更新時間 (HKT): 2019.07.26 23:13

星期日夜晚上環硝煙密佈,過萬人繼續上街反送中,換來警方以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驅散。《蘋果》專訪當日其中一名頭部中槍示威者,疑在未獲警告下,遭警員從後方以水平角度射擊,造成1寸長的頭皮裂傷,需要到醫院縫4針。有人權組織稱警方開槍時不應以上半身作目標,重申槍械有殺傷力不適合用於人群控制。

數以萬計市民參與反送中遊行後,先到中聯辦外示威,晚上退到上環信德中心一帶與防暴警察對峙。至晚上10時多,有示威者向警方防線投擲油漆,而警方則先後發射4輪、共55枚不等的催淚彈還擊。

一直守在最前線的Pepe(化名)表示,每當警方施放催淚彈後,他們會待煙霧散去,再盡量向前推進,為身後的人爭取空間。但在多次衝突中,他不慎弄丟頭盔,結果在晚上約10時45分上前投擲雜物後就疑似中槍,「一轉身行咗兩步,個頭好痛,我聽到好響『嗙』一聲,行多兩步真係頂唔順啦趴咗喺地下。」

Pepe指當時腦後傳來劇痛,但意識清醒,「我有摸一摸自己個頭,見到有血出」,隨即由在場人士抬離前線。他指有急救員建議叫白車馬上送院,「但係現今公立醫院嗰個制度大家有眼睇」,終在朋友協助下到私家醫院治理,僅稱是意外受傷。診治後發現左後方頭皮有1寸長裂傷,「射前啲可能盲咗,射後面中間啲可能死咗」,經麻醉縫4針後即時出院,目前癒合進度良好。

他肯定當時警員在開槍前未曾警告或舉旗,質疑有人以水平角度射擊,旨在瞄準示威者上半身,「呢個政權其實真係有必要咁樣去對待香港市民咩?塗鴉所謂國徽,死物嚟嘅啫,污糟咗咪換個囉,或者抹咗佢囉」,又認為事後舉旗是欲蓋彌彰,「你射完先同我講,咁係咪啫係我強姦完你阿媽,跟住我同你講唔好意思喎,有咩分別啊?」記者翻查當日紀錄,警方大約在晚上11時13分首次出示警告開槍的橙旗,但有學生報早於晚上10時44分已拍到有警員持雷鳴登槍向示威者連續開槍。

自6月以來每次抗爭都站在第一線,Pepe稱最擔心是同樣選擇站在前線的妹妹,「我冇約佢出嚟嘅其實,但幾乎每一次我出到去,我都可以喺前線搵到佢。雖然佢冇聽過我講(站後面),但我以我有呢個妹為驕傲囉。」他指自己傷勢好轉即會再走上街頭,重申政府未曾回應五大訴求,「其實望住香港呢個地方一日變得比一日差,如果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嘅香港人我都唔企出嚟,我真係唔敢想像我可以喺香港去繼續開枝散葉」,籲其他抗爭者注意自身安全。

據2006年立法會文件披露,警方使用布袋彈時「應向下肢瞄射」。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橡膠子彈嚴重可以致命,應以下半身作目標減低殺傷力,但強調無論如何均不適合作為人群控制的手段。他指警方刻意與示威者保持距離,看似是想減少衝突,但又以橡膠子彈作攻擊,批評策略是本末倒置。

記者 佘錦洪

7.27元朗追究警黑勾結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