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窮盡積蓄掃裝備護戰友 勇武仔戶口$0寧餓不屈!

更新時間 (HKT): 2019.07.31 11:16

一邊咬住無營養的即食香腸,一邊遊走在剛亮起街燈的旺角鬧市,90後Peter仔(化名)思考着如何善用一班手足籌措的數千元,以最平的價錢買到適合前線滅火隊用的頭盔。兩個月無休止的抗爭,月薪不過萬多元的他戶口最「巔峯」曾錄得負11.4元,寧願捱餓也要湊足資金買裝備,為的只是多滅一枚催淚彈、替身後的「和理非」多抵擋警察一秒鐘,為香港民主自由多存一分希望,「捱少少肚餓算得啲咩」。面對各界突如其來的關心,他們前線反而感到憂慮,不單是害怕有人喬裝放蛇,更多的是以大局出發,「唔想因為收錢(現金券)令運動留下污名」。

記者 佘錦洪

「7.21、7.28,同埋6.12,前前後後一共爛咗3套(護)甲。」作為反送中抗爭前線專門撲滅催淚彈的滅火隊其中一員,Peter仔往往是與防暴距離最近的那十數人,布袋彈、海綿彈、橡膠子彈,你說得出名字的他都捱過,換來是三套自行加工、各值2,000多元的鉛板戰術護甲陸續報銷,「6.12上前面,捱咗幾下布袋彈,入到PP(太古廣場)一除衫,成塊甲中間裂開,流晒血」,其他如頭盔、眼罩、衣物等損耗更是多不勝數,「普通嗰啲只能夠畀後面嘅人有基本保護,我哋前面真係頂唔到。好啲嘅要幾百蚊,唔買又好危險。你前線少一個,後面就可能俾人拉十個,為咗保護自己條命博一博,幾唔捨得都要買。」

日前Peter仔拿着一班手足籌得的數千元,在旺角售賣軍事用品的店舖四處格價,希望以較便宜的價錢買到戰術頭盔,「希望速龍嚟到頂到一下,一下夠啦,第二下佢冇空間(揮棍)通常冇咁大力」,但保護性較好的頭盔現貨價至少300多元,「上網買平一半,但佢唔知有冇貨,又唔知送唔送到,我要18個,唔夠錢」。

有時候買裝備亦不是有錢就可以解決。本地軍事用品店大部份常客均為紀律部隊成員,抗爭者才是稀客,有次他走到一間店舖為前線急救員購買腰包,即遇到幾名休班警員,他指自己遭到搜身之餘,更被人捉到旁邊小巷「打咗幾拳」。

參加過傘運,本身又有一份尚算穩定工作,Peter仔形容自己在前線裏相當於大哥哥的角色,「隔籬嗰啲個個都係學生,我哋叫做有啲能力,水啊、食物啊、寶礦力啊,買得就買」,萬多元糊口的人工,扣除家用雜費,幾乎全部投入在抗爭中,「因為保險嗰啲每個月扣,(扣除存款不足手續費)上個月個戶口真係得返負11.4」,每日惟有只吃兩餐,有時甚至要先大量飲水減少飢餓感方可入睡,「頭先好彩有個『家長』路過,夾硬都塞咗包腸仔畀我,今晚就係咁㗎啦」。

Peter仔指,除裝備外,抗爭最大筆的開支是在交通,舉例如坐港鐵,為免被追蹤行蹤,他們會選擇買單程票取代八達通,變相令每程車費增加;為提高警察跟蹤難度,他們又會買較貴的車票以便隨時更改下車地點,甚至多次轉車,亦令車費幾何級數上升。近日有不少「家長」主動義載「接放學」,本來有望減輕這方面的開支,「但而家好多『狗』(警察)扮校車,我哋唔想班『家長』因為車我哋負上法律責任」。

30年前,有人在廣場上,肚餓卻吃不下。30年後,有人在國際城市中,肚餓卻不敢吃。Peter仔稱前線抗爭者在行動時有腎上腺素支撐,通常不會覺得飢餓,但當一平靜下來,透支體力的後遺症就會轉化為食量,但往往不敢開聲問旁人能否請客,一來是拉不下臉皮,二來更是因為不信任,「我唔知你係咩人,傾多兩句原來係『狗』(警察)咁就大鑊,唔係未試過」。另一個原因,則是以大局為重,「成日都有人話我哋收錢,如果我收你錢,收你coupon,俾人影到,又話你班𡃁仔係收錢做嘢。我唔想因為收錢(現金券)令運動留下污名,我真係會直接撕爛」。

要不違背初心、又不辜負一眾熱情市民的支持,Peter仔坦言未想到一個好的方法,但認為最直接的,也許是在「放學」的時間,留意散落各區的年輕人,不要多問,直接遞上食物,也許可以再說一句「加油」。

「如果有一日連基本人權自由都冇,唔好講話食,連生存落去都好難,而家捱少少肚餓算得啲咩?」他如是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