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斥元朗恐襲為政府「古老手法」 印尼學運中堅:港人沒被恐嚇到

更新時間 (HKT): 2019.08.02 00:01

「香港的抗爭正標誌着一個新的趨勢和發展。」來自印尼的Ichal Supriadi如是說。在逆權運動發展得如火如荼的時候,Ichal來港分享印尼的抗爭經驗以及應對威權政府的策略,也到了「光復元朗」的現場觀察,從90年代起參與學生運動的他,自印尼走向民主化後便轉為選舉監察的角色。對於7.21元朗所發生的無差別襲擊,Ichal形容那是威權政府為了令人們恐懼的古老手法,「但我想香港人是沒有那麼容易就被恐嚇到的」。

記者 李雨夢

1997年到1998年間,印尼學生發起了學生運動,以反對已在位32年的獨裁者蘇哈托為目標,那也是Ichal參與社會運動的起點。那段時間,Ichal目睹了很多令人難過的故事,「我們要蘇哈托下台,我們想要新時代,所以走上了街頭。當時有學生領袖被綁架及被捕,後來有些被釋放,有些朋友直到今天仍然失蹤,20年過去仍然下落不明……」

Ichal記得,那年的運動不止有學生,「農民、工會、商會等都有加入,那時候沒有太多人知道甚麼是民主和人權,只是覺得忍夠了,我們想要改變」,直到後來,各人逐漸懂得去要求應有的權利。1998年5月,蘇哈托終在一片呼聲中辭職下台,印尼走上了民主化轉型的道路。

1999年印尼進行了蘇哈托倒台後的首次國會直選,Ichal也從學運參與者轉為選舉監察的角色,「那是32年後首次較為公開、自由、公平的選舉」,除了印尼的選舉外,這些年間亦監察過亞洲約40個國家的選舉狀況,他指在新一波的威權統治下,政府透過操縱選舉來尋求其合法性,也會透過制訂或修改惡法來鞏固自身的統治,「這次香港人很勇敢地站了出來去拒絕這條條例,也引起了世界關注」。

除了運動引來了國際關注外,7.21當晚在元朗的無差別襲擊事件同樣矚目,「我們譴責這樣的暴力」,經歷過獨裁歲月的Ichal表示,其實這樣的手段並不罕見,「這是一種很古老的手法(ancient tactic),在很多亞洲國家,政府都會透過黑幫(gangster)去做這些骯髒的工作(dirty job)去令人們害怕,這是一種恐怖手段,如果你恐懼,他們就成功了,但我想香港人是沒有那麼容易就被恐嚇到的」。

Ichal建議,要反擊這種骯髒而恐怖的手段,民眾必定不能沉默,「人們一定要作出回應,要去尋找證據,到底這班人來自哪裏?他們與政府到底有何聯繫?誰付錢給他們?而且亦要揭露警察無視及不去作出拘捕的證據」。他理解人們會害怕和恐懼,「但你需要去做好準備保護自己,他們有黑幫、有金錢,但你有人民的團結(They have gangster and money, but you have people united)」。

-----------------------------

《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