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講】傳雞接代 雞癡郭銘祥創港首間活雞博物館

更新時間 (HKT): 2019.08.11 00:01

「呢隻係波蘭種,好多養雞嘅人都未見過⋯⋯仲有西班牙同法國種。」眼前的雞,在一般人看來,大同小異,但在他眼中,由雞冠毛色到體形,各有美態。訪問由天光做到天黑,臨離開,他送記者一盒6種不同雞生的蛋。由蛋黃顏色到一粒蛋的前世今生,滔滔不絕,這便是郭銘祥,嘉美雞之父,那些年留學加國,回流香港,在元朗開雞場的碩士雞農。新近,這個雞癡計劃與城大合作,將他位於八鄉的私人農莊改建,成為香港首間活雞博物館兼戶外教室,將他多年搜集回來的雞種公諸同好:「雞係好靚,唔單止係賺錢商品,仲係寵物。」只知白切雞和家鄉雞的你,收到未?

記者 呂麗嬋

「呢度會間成一格一格,放唔同品種嘅雞,依家去街市,好多時連活雞都未必見到,唔好話唔同品種⋯⋯」郭銘祥那位於八鄉馬鞍崗村的4萬平方呎私人農莊,正大興土木:小河道分隔不同園區,孔雀蜥蜴豬牛羊,甚至是罕見夜行動物如貓頭鷹和飛天鼠,配以日式小橋和櫻花樹,是他雞場以外的「後花園」加動物園。「呢度以前都係雞場,場主交咗牌,我見地方適合就頂咗手,依家農莊有超過80種動物,但獨獨無雞,因為政府唔再發牌,咁多年我搜集到嘅唔同雞種,都被迫養喺我另一個商業雞場度…」

郭的如意算盤是:與大學合作發展成為教學基地,就可豁免領雞場牌。大學生有活動教材,他的「珍藏好雞」亦有地方落腳,是雙贏方案,至少,他是這樣想。「希特拉當年要製造超級人種,殺晒所有猶太人,剩低全部都係德國人,咁德國人一旦有事,地球豈非會滅亡?」這種「生物多樣化」的論調,適用於人類,他說也適用於雞。這批來自世界各地的雞珍藏,郭銘祥說要追溯到97年前:「香港高峯期時有500、600個雞場,到97時只剩80幾個,好多本地雞場都生存唔到。」

90年代,內地養雞技術趨成熟,加上人工成本低,內地雞場統統以劈價搶灘,當年身兼嘉道理農場研究所所長的港大動物系系主任陳鑛安,就透過研究基金資助,搜羅不同品種繁殖,希望培育優質本地雞殺出血路,為本地雞場尋求生存空間,這便成了後來的嘉美雞。「呢批用以配種做研究嘅雞,其後一直養喺研究所,06年教授退休,無人再做相關研究,我收到嘅訊息係:如果無人要就又要殺雞。」據指嘉道理農場及海洋公園都不願接收這批「實驗雞」,愛雞如命的郭銘祥,遂展開「救雞行動」,領回暫養在他的雞場。

「大學做研究就可以豁免領牌,我哋要保留物種,就只能夠養喺雞場,但呢度始終係商場農場,比較擠逼,環境唔夠理想。」郭說。「留種」靜待時機,一養近10年,2015年城大研究開辦動物醫學及生命科學院,培訓本地獸醫,在加國大學取得禽畜營養學碩士的他,認為機不可失——大學需要地方做實驗及教學用途,他的「珍藏」非賣品,正好是活教材。「上年終於同學院達成咗協議,依家只差學校最後審批,落實簽署文件。」故近數月,農莊亦大興土木,為「雞隻大遷徙」做好準備。

「雞都有保育價值,好比大熊貓同好多稀有動物,絕咗種想搵返係好難。」擁有一頭蓬鬆爆炸頭的是波蘭雞、雞毛有灰白相間花紋的是法國雞⋯⋯一說起雞,郭銘祥總是滔滔不絕。這天,記者跟他來到與農莊相距約20分鐘車程的雞場,6萬平方呎共養了5萬隻嘉美雞,雞場分開不同雞舍,進入前均需先穿上防護衣及消毒,以防交叉感染,而其中小部份雞舍,就養了他的珍藏:「歐洲、南美洲同亞洲嘅品種都有,當然包括中國唔同地方,大約有15、16種,等於人有黑人白人黃種人,中國人之中又有潮州人、上海人…」

別人儲古董錶名車限量名牌手袋,郭銘祥就以儲罕有雞種為樂,小心繁殖生蛋傳宗接代,統統都是非賣品:「千方百計由嘉道理接過來,都係希望可以繁殖落去,有啲雞未必適合喺市場賣,但至少可以畀市民有機會觀賞到,知道雞嘅多樣性,所以保留原種雞好重要。」今年剛好70歲的郭銘祥,從來特立獨行。到今日仍抗拒用智能手機,不看社交媒體不用WhatsApp,記者與他聯絡,要不打電話要不寫電郵,他自嘲謂不介意被視作古代人或外星人,因為從小性格已是我行我素。

「我49年出世,小時候家住荃灣,50年代荃灣仲係鄉村,細個讀村校,校內有角落畀學生養雞種菜,又有一科農業常識,逐漸培養對農業的興趣。」不擅辭令獨愛大自然,愛與動植物打交道多過對人的他,父母做小生意,中學畢業即赴加拿大升學,他說讀生物化學離不開教書,自覺「講嘢唔叻」又愛「勞動」,就揀了農業。那些年的留學生多半工讀,他偶爾會到大學實驗農場養雞賺點生活費,結果「養上癮」,畢業後取得獎學金,修讀禽畜營養學碩士,連畢業論文題目都是講養雞。

「77年回港打工,喺一間美國公司做飼料加工,又跳槽到另一公司做飼料生產,總算能夠學以致用。」其後自立門戶,84年創辦飼料及農業技術服務公司,89年頂手農場經營,卻遇上90年代內地養雞劈價搶灘激烈競爭,加上禽流感大規模殺雞,關關難過。「我個人係興趣為先,但單鍾意都無用,也要生存到先得⋯⋯」郭說:「好多人問我,香港都無農業,做呢行風險又高,成日殺雞點解仲要做,點解唔交番個牌出嚟,接受賠償,買番幾層樓收租仲好,但我覺得生活唔應該係咁。」

97年香港發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禽流感,郭銘祥接手雞場後經歷至少兩次殺雞,其中最慘痛一次是2002年。「最記得係農曆年前,唔肯定係年廿八定年廿九,開始見到好多雞死,年初一起身更恐怖,一點算死咗3,000幾隻,下午繼續死,完全控制唔到,惟有通知漁護署,結果初四雞場內6萬隻雞全殺。」半生心血被毀,不少雞農心灰交牌離場,但他就是不甘心,決定瞓身一搏:將雞舍清拆重建,改善通風系統,由零開始。「嗰時係有賠償,但都係賠殺咗嗰幾萬隻雞,重新養雞同重建,要投資400、500萬」,咬緊牙關,按物業貸款渡過難關。

「嗰時係好困難,好在我嘅媽媽無論精神上定實際上,亦畀咗好多支持我。」留得青山在,就有機會翻身,大抵是他的信念,可幸他並無押錯注,改建雞舍後,疫情受控,再無大規模爆發;而嘉美雞於03年推出市場後,亦逐漸站穩陣腳。2010年母親離世,留下物業及遺產,自言不追求豪華生活的他,翌年就用該筆財富成立「生命勵進基金會」推動生命教育;又以母親命名設獎學金,回饋母校:「開動物農莊,一直係我心願,之前因為搏命做嘢,先無暇實現。」郭銘祥直言,於他來說,形態可愛、品種繁多的雞隻,值得他窮畢生精力來研究,不僅是賺錢商品,更是寵物。

「有啲品種,喺內地越來越少人飼養,理由係生長慢賺錢少,如果因為咁失傳,就好可惜。」郭銘祥期望與城大盡快落實協議,並承諾一旦成事,會免費開放給團體及市民參觀,將珍藏公諸同好。「有財富剩低,回饋社會就好,留畀仔女係累咗佢,只會令佢不思進取,都話富不過三代,創業守業,然後就係敗業。」他直言一對仔女也無興趣接手經營雞場,笑說不擔心接班人問題,寧願鼓勵他們「做自己鍾意嘅嘢」:「就好似我當年咁,鍾意自然就會搏晒命,逼佢做唔鍾意嘅嘢,邊可能做得好?」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