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反送中】倪匡批警淪極權工具 不與抗爭者割席:反共幾廿年唔通撐警啊?

更新時間 (HKT): 2019.08.13 00:05

一部出色的科幻小說,就好比近未來(Near Future)的預言書。倪匡32年前曾以筆下《追龍》,準確道出香港移交中共後必定衰亡,強調不過是建基於常識的分析。在反送中運動席捲全港的今天,智慧老人再次出山,讚揚百萬人和平示威是世界奇蹟,批評香港警察只敢對示威者「勇武」已淪極權工具。身為反共先鋒,他坦言港人長期目睹中共種種醜態,但今次厭共情緒之烈仍在他意料之外,認為要翻身作主先要有革命的準備,但又憂慮在暴力鎮壓陰霾下抗爭持續升級恐造成無謂傷亡。不過說到底,他依舊站在弱勢一方:「我反共反咗幾廿年唔通而家去撐警啊?」

記者 佘錦洪

「其實送中條例根本係多餘㗎嘛,你(共產黨)喺香港派幾個特務落嚟,咩人都捉得返去,肖建華都捉得返去仲有咩人捉唔返?」以半鹹淡廣東話說出一針見血的見解,要聽懂倪匡的「倪腔」,往往需要左右腦並用,創意與理智缺一不可。但這位看透世情的人物,說起6月至今的反送中運動,語氣中帶有一絲由衷佩服,「(超過)100萬人上街,呢啲係世界奇蹟嚟㗎嘛,自從有人類歷史以嚟未試過有人為咗反對一件事有咁多人遊行。」

也許是經歷過專制與自由兩種極端生活,在倪匡眼中,香港人文明而和平的遊行,自有一種力量使暴政低頭,「你百幾萬人遊行非但佢恐懼,全世界都震驚,『點可以有咁多人』,你鏡頭望落去得人驚㗎嘛」,認為接連兩場百萬人級大遊行,是促成港府一再退讓的主要原因之一,亦會令警察畏懼,「你一兩百萬示威者差人冇動作啦,佢可能有咩動作?佢3萬警察全部出動都冇辦法。」誠然,在兩次大遊行期間,以「克制」著稱的香港警隊皆自動失蹤,而近日多次亂射催淚彈清場,亦每每發生在入夜後示威者陸續散去之時。

催淚彈放題、無舉旗開槍、涉警黑合作等,警隊形象於這場政治運動中幾近徹底破產。倪匡指出,在文明自由社會中,警察與民眾本應是「自己人」,但現時香港正退化成一個極權統治社會,「警察同民眾冇可能關係好,因為根據列寧嘅講法,國家統治機器警察係主要力量,點可能同民眾有好關係呢?」他直言無方法重建市民對警察信心,但認為如果警察相信自己無錯,何不順應民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果我無做壞事,我一定歡迎㗎嘛。話會打擊警察士氣,你未調查肯定查出嚟係差人唔啱啦咩?或者差人冇唔啱呢查咗,你還人哋一個真相吖嘛。」

問到是否認同警察已經失控,他回答簡單而直接,「紀律部隊嚟喎,佢一定有訓練,問題係訓練佢係邊啲人、用咩方法訓練、灌輸啲咩觀念,我哋完全唔知」,但認為有網民發起聯署要求定義香港警察為恐怖組織是言之過早,「我諗要共產黨全面接管改組警察部門之後,咁就可以定義啦。」再厚面皮問倪匡對警隊的評價,得到的竟是「勇武」二字,他笑言:「勇武咪對付示威者幾勇武啊,需要佢嗰時唔見㗎,唔需要佢嗰時嗱嗱聲衝出嚟。佢衝出嚟我喺電視見到,冇乜示威者啦,唔使咁大陣仗。」

觸發整場運動最核心的問題,倪匡認為是香港根本不存在「一國兩制」,「當年我就話呢個完全係西藏17條翻版嚟㗎嘛,即係姑爺仔氹女仔,氹嗰時好話講盡,氹咗之後賣咗你去南洋做雞」,現時特首林鄭月娥不過是傀儡,中國共產黨已逐步掌控香港,「唔好50年不變啦,過去廿幾年都已經變到唔清唔楚」,但偏偏香港臨近中國,見證中共建國70年以來種種醜態,除非主動出賣良知換取利益,否則斷然無法接受香港投入極權之中,「你叫香港人相信自己經歷嘅嘢,定係相信你嘅宣傳吖?」

但兩個月以來民間五大訴求遲遲未得到回應,警方與示威者行動亦在多次糾纏中不斷升級。倪匡感嘆示威者無集中領導仍可與政權堅持對抗,「香港人厭共嘅情緒出乎我意料之外,個個都似我咁厭共,仲厭過我」,但運動陷入僵持亦是因為無集中領導,是「勇武有餘,考慮不足」,貿貿然從和平升級到衝擊,可惜了大好局面,「100萬人200萬人大家都冇人提啦,反而大家喺處提暴力,畀呢個當政者一個好好轉移視線機會,呢個係中國古語叫 『授人以柄』」。

倪匡引用法國及巴基斯坦等地示威衝突作例子,認為現時香港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僅屬「小兒科」級數,「你竹枝啊、出棍啊,點都打唔過催淚彈同埋子彈槍」,無論是衝擊立法會或是中聯辦塗污國徽,對中共政權都是不痛不癢,「塗污國徽雖然痛快,但係作用唔大,佢咪即刻換過一隻囉」,同時又不忘嘲諷中聯辦內的共產黨員辦事不力,「呢個國家尊嚴國家主權,點解你唔出嚟保護啊?唔好話油漆彈,機關槍你都要擋住啦。」

他續指在現行局勢中,香港反共力量終有一天會消亡,或會與新疆同一下場,「用對付新疆人嘅辦法,整個集中營,整去邊度呢?整去大嶼山,大嶼山填海唔知係唔係會整個集中營?」說着搖頭苦笑。他又提醒不要期望中美貿易戰會是助力,皆因中國人千年來已習慣專制統治,百姓再苦也難以動搖政權,「中國人13億食草都可以生存落去,你美國人得唔得啊?文化大革命嗰陣時咁苦都捱過,大饑荒咁苦都捱過嚟啦,唔怕㗎嘛。你特朗普有幾多年啫?畀你再連任4年,至多6年,捱過6年容乜易啫,你都玩完啦。」

要擺脫困局,倪匡指前面有三條路。其一是學會順從做奴民,「香港人如果要乖乖聽話早就聽咗啦,唔會有呢次事啦」,最消極的是離開香港,剩下一條是最積極、但亦是最渺茫:「就係勇武抗爭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囉。」

倪匡指「香港獨立」雖好,但現在情況下只能停留在夢想裏,因為雙方武力差距太大,「你玩唔玩啤(牌)㗎?你初初用竹竿,你係二一對。而家你有頭盔啦,三一對。就算你有機關槍啦,你都係Q一對、J一對,你始終打唔過ACE一對㗎嘛。佢有原子彈、有核武器、有火箭部隊,你點同佢鬥呢?無可能㗎鬥唔過佢。」他舉例清末政治腐敗、軍隊武力薄弱,國父孫中山搞革命亦要流血犧性、歷時十多年才成功,「你又冇辦法好似法國大革命咁進一步,百幾萬人攻入去,如果百幾萬人一齊去作反,共產黨都冇行啊,殺晒你百幾萬人咩,問題係香港冇可能有百幾萬出嚟作反。」

兜兜轉轉,矛頭還是指向到底會否出動解放軍的問題。從現在的形勢考慮,倪匡認為即使共產黨決定出解放軍鎮壓,也不會光明正大,皆因香港尚有僅餘的利用價值,「瑞士銀行公佈100個中國人780億(人民幣)存款啊。從北京匯出去啊?匯唔出㗎嘛,梗係通過香港出去。」

個多小時訪談,倪匡未有總結出一個拆局對策,但智者千慮或者終有一失,他對香港未來亦只說是「死咗九成」,尤其指在法律及教育兩個界別,依然是香港自由與文明的堡壘。

網上有所謂「核爆都不割席」,最後問到他是否還站在抗爭者一方,他回答得毫不猶豫:「當然啦,我反共反咗幾廿年唔通而家去撐警啊?」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